TdT_ifa_100117

图片

德国对外关系研究所成立100周年

2017年,德国对外关系研究所(ifa)庆祝建所100周年。秘书长Ronald Grätz(罗纳德·格莱茨)接受了采访。

2017年是德国对外关系研究所庆祝建所100周年。自成立以来,研究所多久进行一次自我重塑?

对一家面向未来的研究所来说,不断自我重塑,对现实和世界政治形势 -- 它们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我们的工作 – 作出反应、进行反思,是至关重要的。我们能从历史事件中看出停顿和随之而来的重生 -- 无论是1933年纳粹的上台,二战的结束,还是由此于1949年对德国对外关系研究所实施的事实上的重建以及“铁幕”落下后对该所进行的重新定位。正如我们所言,德国对外关系研究所自我定义为一个不断学习的研究所,并因此不断向前发展。

那研究所现在处于哪个阶段?

德国对外关系研究所的作用包括:艺术交流的媒介,文化与对外政策的能力中心,以及与公民社会、为公民社会的对话的组织者。在2017年它成立100周年之际,我们将展望未来:以“我们的文化”为主题,首先重点关注多元化、共同体和和平问题。“我们的文化”基于这样一种信念,即共同体并不是静态的,而是在不断变化的。为此,我们需要交流、对话和话语,从而将多元化以可见的形式呈现出来,并生成新的“我们”。紧迫的未来任务正是构建在对这种新的“我们”的理解的基础之上的。

文化交流是德国对外关系研究所的核心任务之一。尽管德国在许多方面都做出了努力,但如今,它的对外立场的开放性正逐步降低。在许多国家,以民族为导向的观点获得了许多支持。那么,德国对外关系研究所做了哪些工作来应对这一点?

在世界范围内为公民社会行为体在预防冲突、处理冲突以及促进民主与和平方面的工作提供支持,是研究所的另一个明确的工作目标。在这一方面,为来自不同国家和生活领域的公民社会行为体搭建论坛并提高这些行为体的素养,与增强转型国家和危机地区的社会组织的力量、为它们构建和平的活动提供支持是同等重要的。文化和危机,以及文化和冲突这些话题是文化沟通工作的核心领域。这种全球化的思想,与民族主义和极右民粹主义的思维方式和发展趋势是相对抗的。对话在其中具有重要作用。我们把对话视为一种学习共同体,视为一种态度。它在本质上以过程为导向,对结果持开放姿态 -- 稍微夸张地说 – 要比“单纯”在当地实施项目更加困难。

跨文化对话在什么时候才算成功?

如果能够建立起共同的过程(合作),共同提出问题(共建),不仅做项目,而且从项目中衍生出进一步的成果,文化对话才算是成功的。此外,组织机构从跨文化对话中有所收获并因此而得到改变也很重要。在我们的艺术活动和展览中,这一点就很明显。我们与国外的策展人一起提出主题,与当地的合作伙伴一起构建和呈现主题,由此获得对某一个主题的多边的视角:在ifa画廊中举办的最新展览“在地毯上”就是一个例证。

2017年的百年纪念将如何庆祝-- 您最期待的是哪项活动?

就我个人而言,我最喜欢的纪念仪式是能够赋予周年庆这个事件相应的政治意义的活动。除此之外还有一系列其他活动,它们一定会非常激动人心,并给人以启迪 , 如探讨重要文化政策主题的文化政策学会内外政策大会,以及“我们的文化”大会--它以“不分你我,只有‘我们’的思维方式”向未来发出一个重要信号--还有在德国对外关系研究所举办的夏日庆典,届时研究所的众多合作伙伴和友人将前来共同庆祝周年纪念。此外,我们将于1月启动一份自己的在线杂志,在其中就共同体的当前问题展开讨论。我们需要对共同体有怎样的理解,以应对当前的挑战?在今天,共同体意味着什么?共同体之间如何确定边界?在其中发言的将有来自德国以及其他国家的艺术家、学者和作家,如印度杂文作家Pankaj Mishra(潘开·米什拉)及法国哲学家Jean-Luc Nancy(让-吕克·南希)。为其揭幕的是系列视频“同舟共济”,在第一集里,政治哲学家Otfried Höffe(奥特弗里德·赫费)以自己世界共和国的理念描绘了全球共生的理想形式。

庆典之年的夏天,现任伦敦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馆长的Martin Roth(马丁·罗斯)将出任德国对外关系研究所所长。研究所执委会选择了这位欧洲最成功的文化经理人是有何希冀?

Martin Roth是一位拥有出色国际网络的知名人士,而且他的思维和工作在很大程度上是跨学科的,这对发展和强化研究所的现有特色是一个重大的补充。他将通过文化政策和创新理念使德国对外关系研究所在世界文化领域作为国际文化工作推动者的定位更为清晰。

www.ifa.de

© www.deutschland.de

添加评论

登录以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