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al, Berlin!:难民记录下的柏林与德国

新柏林人的新闻

 

 

德国。在求职过程中,柏林的培训公司与难民之间该如何建立融洽关系?“婚姻属于所有人”(即允许同性恋婚姻--译者注)这一话题为何在德国如此重要?柏林人缘何为于2017年7月入驻柏林动物园的熊猫这般痴迷?从2017年3月至今,“Amal,Berlin!”的八位记者在新建立的网站amalberlin.de上回答着这些问题。他们的服务主要针对刚刚到达柏林的难民。在amalberlin.de的网站上,这些难民可以通过阿拉伯语、波斯语、达里语及德语了解正在柏林发生的一切及在德国正在被讨论的话题。

“Amal”的意思是“希望”,而希望正蕴藏在这一项目之中。“Amal,Berlin!”的记者们自身也是几年前从叙利亚、阿富汗、伊朗及埃及逃亡至此的。他们深知,能适应在他国及一个全新城市的生活,这一点通常该有多么困难,多么吃力。“Amal,Berlin!”的服务希望帮助这些初来乍到者在一开始更容易地融入柏林的生活,并鼓励他们投身于新的家园。

另一途径

过去几年间,用阿拉伯语向难民提供有关诸如性或政治制度等特定话题信息的倡议在德国已有许多。“Amal,Berlin!”的制作人则是选择了另一途径。“我们希望就像记者这般去报道且少做解释” ,创始人Julia Gerlach说道。她自己就曾多年作为在开罗的通讯记者报道来自阿拉伯世界的新闻。谁凡是长期关注德国联邦参议院中的政治讨论,那么他自己就会完全理解民主在德国的运作。因此,该网站也会论及最新的讨论并以易懂的方式进行概述。如此这般,读者便能获取快速概览。

当前在柏林约有15万人说阿拉伯语、波斯语或达里语。这些人是“Amal,Berlin!”最重要的目标群体。不光是新柏林人,该平台的制作人也希望瞄准那些已在柏林生活较长时间、并希望通过各自母语了解最新话题的这一群体。

“这些记者已十分怀念作为记者的这份工作。”

“Amal,Berlin!”的创始人Julia Gerlach
通过Facebook(脸书)的寻找

“建立这一网站的点子可以说是在厨房的餐桌旁产生的”,Julia Gerlach讲述道。2015年,当她从开罗回来之后,在柏林遇到了几位逃亡的叙利亚记者,而早在中东进行信息收集之时,她就已经结识了这些人。“我们曾在一起思考,记者可以在这里有何作为”,Gerlach说道。“他们都十分怀念作为记者的这份工作,并且与此同时,不仅在难民一方,德国民众一方也对获取可信赖信息存在巨大需求。”她与同为记者的姊妹Cornelia Gerlach一道,最终酝酿出了“Amal,Berlin!”这一点子。两姊妹与柏林的基督教记者学校建立起了联系,并通过Facebook为这一阿拉伯语-波斯语新闻门户网站找寻其他逃亡的记者。

在之后长达半年的时间里,这些记者在基督教记者学校培训视频报道制作、媒体法与信息检索。“在德国的工作十分有别于比如在开罗的普通工作日”,Julia Gerlach讲述道。“在德国人们可以致电相应的机构并获得消息,在开罗必须总得找对人,且拥有他的手机号--这样即使在晚上十点钟也可抓起电话找他。”

2017年5月1日,网站首次上线,仅在四个月之后,“Amal,Berlin!”就被选为了“创意之国的最佳地”之一 。德国联邦政府与工业界的“德国--创意之国”(Deutschland – Land der Ideen)倡议组织与德意志银行共同举办了此次创新竞赛。

一次语言试验

“Amal,Berlin!”因其阿拉伯语-波斯语服务也是一项语言试验:在阿拉伯语编辑部工作着五位叙利亚记者Khalid Alaboud, Amloud Alamir,Anas Khebir,Samer Massouh,Abdolrahman Omaren 与埃及女记者Asmaa Yousouf。此外还有波斯语编辑部,来自阿富汗的Noorullah Rahmani及伊朗的Negin Behkam在这里共同用波斯语和达里语发布新闻。这些文章在语言上的表述既可以让阿富汗的读者,亦可使伊朗的读者理解。

“Amal,Berlin!”的记者每天都会选择5篇相关时事新闻用于网站,此外网站还发布通讯、报道、视频及服务。由于绝大多数用户通过手机上网,“Amal,Berlin!”也会将所有文章发布在Facebook上。

当前,德国的媒体也开始对这些文章感兴趣,并将它们放在自己的网站上。这些流亡记者的文章为德国开启了新视角,这也正是德国读者所感兴趣的。

作者:Fanny Steyer und Sarah Kanning

照片:Benny Golm

“Amal,Berlin!”的网站链接:amalberlin.de

该主题的其他链接:

在笑声中学习

许多新邻居

© www.deutschland.de

Story teilen
更多
Asmaa Yousouf

Asmaa Yousouf,38岁,埃及

 

 

在埃及,我从事人权与少数族裔的研究并发表过多篇论文。当时的信息检索与新闻学的方式十分有别于我时至今日在“Amal,Berlin!”的工作。在记者学校的工作坊,我了解了新闻事业的本质。在这里我们可以自由地工作,但必须进行大量的信息检索,验证各种说辞,收集证据,并且在碰到棘手话题时保护我们的信息源。我从未设想有朝一日我会这样进行调查研究。我非常喜欢这种方式,即并非通过学术,而是通过一种记者的方式让难民更了解德国,反之亦然。

照片: Benny Golm

Story teilen
更多
Amal-Berlin

Noorullah Rahmani,48岁,阿富汗

 

 

5年前,我逃亡至德国。在这之前,我曾是阿富汗一家私人电视台的记者及新闻制作人。有一天,因为有关阿富汗及伊朗边境的毒品贸易与犯罪的几篇报道,我惹上了麻烦并不得不离开我的国家。在以难民为目标群体的“Amal,Berlin!”的这份工作给我带了巨大快乐。从自身的经历中我十分清楚,融入非朝夕一蹴而就。我们向难民进行了询问,他们对哪些话题感兴趣。阿富汗的读者最感兴趣的话题是遣返与融入,也包括教育培训与工作机会。

照片: Benny Golm

Story teil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