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殿里的峰会

联邦总理Angela Merkel为6月的G7峰会预订了埃尔毛宫:位于南德腹地的一个迷人的地方。

Schloss Elmau - G7 Meeting

1000米的海拔、葱翠的牧场、童话般的森林,维特斯坦群山等壮丽的山峰高高耸立在周围:100年来,埃尔毛宫就矗立在上巴伐利亚小镇克林的高山峡谷。峡谷中受保护的阿尔卑斯高山植物和山地动物令这里成为自然爱好者、徒步者和登山者的天堂。每年到访这里的约8万名游客中当然也有冬季运动爱好者以及有钱的顾客,他们小心地在埃尔毛宫的“Luxury Spa & Cultural Hideaway”酒店寻找宁静的世外桃源,并在东方浴室、太极、瑜伽和其他时兴的保健项目中获得身心放松。最重要的是,这家五星级酒店能让人获得文化灵感。人们可以在埃尔毛宫精心举办的音乐会之夜零距离接触Gidon Kremer(吉顿·克莱默)及Martha Argerich(玛尔塔·阿赫里奇)等音乐家。

2015年初夏,这家优雅的酒店连同自然保护区埃尔毛阿尔卑斯峡谷被“扩大为”一个约4平方公里面积的高安保区。因为高规格的,的确是最高规格的国宾将到访酒店,他们来自法国、英国、意大利、日本、加拿大和美国。自德国2014年年中成为G7轮值主席国后,德国成为2015年6月6日至7日G7峰会的举办地,这是德国第六次承办峰会。选择埃尔毛宫作为国家和政府首脑的会议地点,德国作为东道国为各国领导人的会晤营造了富有田园诗意的气氛,但人们却将在这里讨论国际外交、安全和发展政策领域里的紧迫的全球性问题。

除了徒步路线,只有一条收费小公路通往这个宁静山谷。但此次接待国际顶级政治家和他们的大批工作团队仍然是一次特殊的挑战,尤其是对巴伐利亚州政府而言,他们从2014年初就开始与相关的联邦部一起合作,积极筹备这次重大活动。早在1975年,最早由德国和法国发起峰会,6个主要经济大国在一座宫殿中召开会议:巴黎附近宏伟的,建于14世纪的朗布依埃城堡,路易十六和拿破仑曾并不十分高调地把这里作为王宫。在2009年对游客开放之前,这座宫殿100多年来一直是法国总统的夏宫。据说,在最高领导人层面定期交换意见的想法源自法国总统Valéry Giscard d’Estaing(瓦勒里·季斯卡·德斯坦)和德国总理Helmut Schmidt(赫尔穆特·施密特),当时就是在朗布依埃惬意的壁炉边。

若是浏览埃尔毛宫的历史,看到的不是热爱建造的巴伐利亚上层贵族,而是财富几乎不值一提,但极富使命感的基督教福音派神学家和哲学家Johannes Müller(约翰内斯·穆勒)。从女施主Elsa Gräfin Waldersee(瓦德西伯爵夫人,艾尔莎娘家姓哈尼尔)处获得资金后,穆勒令人于1914年至1916年间在埃尔毛隐居之地建造了一座宫殿样式的房屋,就在过去一家客栈的位置上,当年巴伐利亚国王路德维希二世 -- 关键词:新天鹅堡 -- 在乘坐马车由此前往800米高处“树林边王宫”的途中,曾非常喜欢在这里下榻。对传教士穆勒和他当时迅速增加的追随者而言,这座宫殿是德意志苦行主义者内心的避难所,并为信众的共同生活提供了一个自由的空间。当时,除固定的晚间舞会之外,就已经建立起活跃至今的室内乐传统。由于穆勒在著作中也曾向纳粹致敬,他在二战结束后也受到了反纳粹清洗,结果是:宫殿被美军没收。1947年起,巴伐利亚自由州把这栋建筑变成了疗养院,而后在20世纪50年代初,它归还给了已于1949年去世的宫殿建造者的后代,并被重新作为酒店经营。人们还热切地恢复了系列音乐会,例如在英-德音乐节,连Benjamin Britten(本杰明·布里顿)和他喜爱的男高音Peter Pears(彼得·皮尔斯)也曾献艺于埃尔毛。

无疑直到1997年,当宫殿建造者的非神职的孙子Dietmar Müller-Elmau(迪特马尔·穆勒-埃尔毛)接手这里的管理权,全新的风才吹进这栋古老的建筑。他细致入微地对宫殿和周围环境进行了复杂但目的明确的修缮,设置了若干水疗中心和餐厅,以及图书馆和精品店。他用世界音乐、当代文学和关涉当前话题的政治论坛装点起文化节目单。此后,这家酒店就一再获得国际酒店业的各种奖项。

巴伐利亚警察总局的网页上写道,目前还不清楚是否因埃尔毛高地本来就相对安全的地理位置,使得此次安保人员数量会少于当时海利根达姆的17000人,但柏林和慕尼黑方面都说,无论如何都会投入1500名救援人员。与此前的峰会一样,组织方预计会有来自世界各地的5000名记者前来,并为此在加米施-帕滕基兴的奥林匹克冰上运动馆设立了一个新闻中心。目前各种装点颜面的行动和基础设施项目都在这一地区如火如荼地展开。

活跃于克林、米滕瓦尔德和瓦尔高县的营销协会“卡文德尔阿尔卑斯世界”(Alpenwelt Karwendel)当然期待峰会能可持续地拉动旅游。为了G7峰会这样声势规模浩大的事件,高度可靠的数字宽带是必不可少的,为此加米施-帕滕基兴地区还需铺设数公里线缆。在冬季来临前,直升机停机坪已经建造完成,6月,当然不是按字母顺序,来自东京的Shinzo Abe(安倍晋三)、来自伦敦的David Cameron(戴维·卡梅伦)、来自渥太华的Stephen Harper(斯蒂芬·哈珀)、来自巴黎的François Hollande(弗朗西斯·奥朗德)、来自华盛顿的Barack Obama(巴拉克·奥巴马)和来自柏林的Angela Merkel将从这里飞往埃尔毛的桃源之地。为此对一个徒步者停车场进行了临时的铺设改建,当局承诺会恢复原状,从而平息了环保主义者的激烈抗议。简单而务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