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发现了新症状”

可能是德国看过最多病患的病毒学家。我们就新型冠状病毒的新症状、快速检测及过高死亡病例等问题对他进行了采访。

一位身穿防护服的医生在输入病人数据。
一位身穿防护服的医生在输入病人数据。 dpa

教授,您平时研究的是艾滋病毒的疫苗,现在新冠病毒突然成为您的研究任务。新冠病毒和艾滋病毒是不是两种完全不同的病毒?

我是病毒学和传染性流行病学的专科医生,我受过的培训使我对冠状病毒也很熟悉。 自从我到了波恩,我在诊断学及其它领域的知识也扩展了不少,同时我在研究中还关注了其它的病毒。波恩大学医学院病毒学及艾滋病研究院是冠状病毒的参照检测实验室,此前由Christian Drosten负责,而后他调任柏林夏里特(Charité)医学院,这里则于2019年秋天由我接管负责。因为不是所有同事都去了柏林,所以我们这里还留有很多专家。现在,我所有的同事都在研究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2(Sars-CoV-2),即新冠病毒,希望能为这项研究做出一些贡献。

 

波恩病毒学家Hendrik Streeck。
波恩病毒学家Hendrik Streeck。 UK Bonn

您现在有多少员工?

现在人数还在不断变动,因为我们还在组建团队。算上博士生,现在我们有40多人。

 

我可能是德国看过最多病患的病毒学家。

Hendrik Streeck,波恩大学医学院病毒学教授

您具体在做什么?

我们努力去回答一些简单的问题。我可能是德国看过最多病患的病毒学家。我们曾在新冠肺炎重灾区海因斯贝格地区(Heinsberg)挨家挨户走访了每一家感染患者家庭,并对这些患者进行了访问。我们记录了他们的症状,从中也发现了新的症状。在走访中我们还采集了空气样本,对门把手、手机和电视遥控器也都进行了采样,甚至还收集了厕所水的样本。

病毒会通过排泄物传播吗?

这是一种至今未能得到证实的猜测。但我们在抽水马桶中找到了新冠病毒的基因物质,但这并不意味着病毒可以通过这一途径传播。

您发现了什么样的新症状?

几乎所有我们走访过的感染患者(即全德三分之二以上的患者)都提到了他们持续几日丧失嗅觉和味觉。这一情况严重到,有位母亲甚至闻不到她的孩子尿布满了。还有些人闻不到洗发水的气味,食物吃起来也索然无味。虽然我们还无法确定这些症状会在何时出现,但我们相信应该是在感染后一段时间。

您走访了多少位感染患者?

肯定超过100位,但不包括已入院的重症患者。

您会怎么描述典型的新冠肺炎患者症状?

典型的新冠肺炎患者仅表现出轻度症状。中国深圳的一项调查研究也得出相近的结论,研究发现,91%的新冠肺炎感染者仅表现出轻度至中度症状,伴有干咳,有时有发烧。我们的患者则还有嗅觉及味觉丧失的症状。另外,我们30%的感染者还有腹泻症状,这比我们之前预计的要普遍得多。

您还做了哪些工作?

比如我们还比较了柏林PharmACT AG公司研制出的20分钟快速检测和现有的新冠病毒咽拭子标准检测。在快速检测中,人们只需从指尖采集血液,然后看指示剂颜色变化即可得出测试结果。

快速检测可以对血液中可能存在的抗体产生反应?

对。但可惜该测试的准确度仅为33%,只有在相对良好的情况下准确度能达到93%。也就是说,如果测试有反应,则能证明感染了新冠肺炎,但如果测试没有反应,测试者仍有可能已感染了病毒。所以说,这一快速测试只能识别出三分之一的感染病患。

网络上流传着这样的说法,认为此次新冠病毒可能是由2002/2003年的SARS病毒和艾滋病毒组合而成的,所以这一新型病毒才这么危险。

我至今还没听过这样的说法,但我认为这个说法也毫无道理。确实有一种抗艾滋病的药物克力芝(Kaletra)(主要含洛匹那韦和利托那韦),对原来的SARS病毒有一定的疗效。可能有人以此为基础,将这个故事在网上散播。但有一点是对的,就是此次新冠病毒和原来的SARS病毒很像,所以它被命名为Sars-CoV-2。这两种病原体有约80%的基因相似。

什么让这一病毒变得如此危险?

新冠病毒其实并不危险,它比SARS病毒危险性要低。但新冠病毒的特别之处在于,它是在上咽喉处进行复制的,这样病毒就会很容易地从一个人的喉部跳转到另一个人的喉部,所以它极具传染性。但新冠病毒的这一特性也有好处:与此相比,Sars-1病毒是在肺部深处复制,所以不具有很高的传染性,但正因为是作用在肺部,所以也就更危险。而新冠病毒较少作用至肺部,不过一旦进入肺部就会导致重症。

据说新冠病毒还会侵入人体其它器官,比如肝脏和胃肠道?

当然,一直用“现在我们还不清楚”作为回答很傻,但现在确实如此。我们确定的是:新冠病毒是通过ACE-2受体进入宿主细胞的。很多组织细胞都有这一受体,例如睾丸也有可能被新冠病毒入侵。在个别情况下这些当然有可能发生,但至今还没有研究可以证明这一说法。在我们检查过的所有新冠肺炎病患中,没有一例在血液或血浆中发现新冠病毒的病原体。但他们的腹泻症状表明,病患的胃肠道受到了病毒的攻击。

您如何解释德国比意大利等国拥有更低的死亡率?

对此我并不感到奇怪,因为意大利只对重症病患进行检测。根据深圳的那份研究报告,儿童感染新冠病毒的几率和成人一样,但他们感染后仅表现出轻度症状,甚至并无症状。如果根据这项研究结果推断,91%的新冠肺炎患者仅表现出轻度或中度症状的话,那意大利在疫情初期只是关注了剩下那9%的重症患者。而且意大利还对死于新冠病毒的人进行了事后检测。中国最初的死亡人数也是急剧上升的,但感染人数却未大量增加,也是因为人们将关注点放在了死亡病例上。现在中国的死亡人数和确诊感染人数的增长态势反过来了,也是因为中国增加了检测数量。

所以意大利现在的感染人数,要比统计到的数据更多吗?

是的。我认为意大利的传染率是极高的,但人们至今还未统计清楚。

在德国情况有所不同吗?

德国从一开始也对仅有轻症的患者进行了测试。我们波恩的索引病例当时的症状只是喉咙干涩发痒,我相信若是在意大利,他一定不会得到测试。

但德国的死亡人数也会增加,对吗?

肯定的,但不会像世界末日来临般地增长。而且我们也得考虑到,德国现有的新冠肺炎死亡病例全部都是老年人。比如海因斯贝格去世的一名78岁的老人,自身带有基础病,最后死于心脏衰竭,他的肺部没有受到新冠病毒影响。但由于他被感染了,他的死亡自然会出现在新冠肺炎的统计中。问题是,如果没有新冠病毒,他是否还是会去世。现在德国自然死亡率每天约2500人,在过去不到三周的时间内,只有12位死者与新冠病毒有关。当然之后还会有人死亡,但我可以大胆地预测:2020年全德死亡人数加起来,不会比之前任何一年的自然死亡人数多。

 

来源:2020316日《法兰克福汇报》

© 版权所有。法兰克福汇报有限公司,法兰克福。由法兰克福汇报档案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