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投票

对大约300万德国年轻人来说,本届联邦议院选举是他们第一次投票 -- 他们第一次拥有选举权。三个人讲述是什么触动了他们。

Erstwähler
dpa

“坚持你们的信念”
Caya Unger
19岁,大学生

 “对我来说,能在联邦议院选举中投票,这是一件特殊的事。我在民主制度中长大,但我知道这并不是理所当然的。如果有人不行使自己的选举权,我会感到生气。我愿意和他进行讨论。

我已经知道了,我的第一票要投给谁。尽管如此,我还是会去参加与我们选区候选人的对话,也许这会让我更坚定自己的选择。对我来说,议员有一些不同的生活经历,了解不同的视角,这是很重要的。此外,他们还应当坚持自己的信念。很遗憾有些人给我的印象是,他们为了不丢票,不想得罪人。

第二票投给哪个政党,我还要考虑一下。作为一名医科专业大学生,我很看重教育这个话题,以及一切与健康有关的事。我也重视环境问题,比如在我看来退出核能是正确的。”

我知道自己身为选民的责任。

Julian Neugebauer

“请关注未来话题”
Julian Neugebauer19岁,大学生

“我的许多朋友和熟人都喜欢讨论政治 -- 我们常常在大学里讨论当前的话题。Donald Trump(唐纳德·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又给了我们新的动力。虽然大多数年轻人都对政治感兴趣,但却有一种挫败感。在我看来,问题在于政党之间的重合面太多了,而且它们很少或者只是很肤浅地涉及真正的未来话题。

Julian Neugebauer
Julian Neugebauer Privat

哲学家Richard David Precht(理查德·戴维·普雷希特)不久前用了‘回溯’这个概念 -- 我觉得很恰当:许多政治家看起来想要回到过去。例如高速公路收费站真的不能成为决定选举的话题!我们更迫切地需要解答的问题是:我们将如何应对数字化对劳动和社会国家带来的影响。如果政党不面对这些问题就很难让人信任。所以我还没想好选谁。

当然我还是会投票的。作为一个对政治感兴趣的人,我知道自己身为选民的责任。过去,16岁或者17岁时,我能轻易地批评所有政党,而现在就必须做出妥协和选择。我承认:我可能会在选举日凭直觉做出决定。”

 “请增加对学校的投资”
Philip Ov18岁,中学生

“我还不知道要选谁。现在我主要在互联网上获取信息,浏览各政党的网页。在社交媒体上我很少看到政党发表有趣的文章 -- 可能对许多政治家来说网络还是新事物。

Philip Ov
Philip Ov Privat

在话题方面,我最注重的是教育。许多学校的设施不够好。我们学校也常常缺少化学和物理学科的材料,因此有时安排给我们的实践会不够。尽管如此,我还是想在中学毕业之后攻读自然科学方面的专业。

对我来说,9月能参与投票是很重要的事。有投票权意味着肩负责任。我的选票能改变一些事 -- 哪怕是很微小的。”

© www.deutschland.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