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益重要”

2016年以来,一项巡展在全球介绍“德国的能源转向”。该巡展有哪些主题,反响又如何?采访外交部能源、气候政策与出口管制专员Ernst Peter Fischer。

Energiewende Haus mit Solardach
Energiewende Haus mit Solardach dpa

Fischer先生,2016年以来,一项巡展在全球范围介绍“德国的能源转向”。该巡展为访客提供了哪些内容?

我们的巡展将带着访客踏上一趟时间之旅。展览会以互动的方式说明,从上世纪70年代至今,德国及全球的能源政策经历了哪些发展。我们希望借此告诉大家,能源转向并非是一蹴而就的。并且它所包含的内容也不只是弃核、新能源与能源效率。它是对至今我们所了解的能源体系的彻底改造。

借助影片、文字与图表,访客可以通过非常易懂的方式了解到能源转向的实施原因与办法。我们会经常回答提出的问题及消除存在的误解。在展览中央,访客可以在“知识测验桌”测验他们的知识。

Ernst Peter Fischer

该展览已在何处展出过,至今的反响如何?

当前,我们已经在18个国家,约40个地方举办了6组展览,访客的数量已达到数千人。相关的反馈也让我们备受鼓舞,超过4/5的受访访客对我们的展览给出了积极评价。此外,多地的展览也引发了有关可持续能源政策的热烈讨论。

4月底以来,全球的访客也可以在专门的网站www.energiewende-global.com上参观展览,当前网站共有8种语言。迄今已有60多个国家的公民正在通过这一途径观展,访客人数呈不断上升趋势。

自从美国总统Trump(特朗普)宣布退出《巴黎气候协定》之后,很多人都不知道,可持续发展与气候保护接下来会如何进一步发展。为此,到底是否还值得进一步宣传能源转向?

这毫无疑问是值得的!在过去几年,可持续能源供给的转向已经获得了巨大势头,且已势不可挡。能源转向至多会被滞缓,但这会带来糟糕的后果,因为我们若想真正阻止十分危险的气候变化,那么我们必须在2050年之前完成向环境友好型体系的转型。也就是说,我们并不能承受这一滞缓。幸运的是:当前,随着成本的不断下降,投资可再生能源对于许多企业、地方及地区负责人而言已经变得理所当然。我们希望与他们进行对话并增强他们的力量。

有一点本是明确的:德国希望通过能源转向完成向可持续的、基于能源效率与可再生能源的能源供给转向。在许多国家对此还存在疑问,您听到最多的问题是什么,对此的答案是什么?

有关成本的问题是被提得最多的。很多人认为,能源转向是一种只有富国才能承担得起的奢侈。但情况却与之截然相反:在过去几年,由于技术得到了显著发展,如今建立可再生能源体系通常情况下要比化石能源来得划算。此外,能源转向也能创造新的经济分支,这又会带来投资并创造高价值的工作岗位。

我们还会被经常问到,德国为何要放弃核能,尽管这并不会造成温室气体的排放。有关这一问题,这首先是一种经济考量:当前,核能发电要比使用许多其他能源更昂贵,特别是如果将核电厂的安全和报废成本一并考虑进去。此外,德国民众对此也形成了广泛共识,即核能往往伴随着不可预测的风险,对此我们的民众是完全不愿意接受的。这其中也包含了有关放射性核废料的长期安全储存问题,这个问题一直以来没有解决。

德国致力于可持续的能源供给,这是一桩好事。但难道不是每个国家应能自己决定如何构建其能源供给吗?

每个国家做出自我决定,这是理所当然的。我们也并没有说,所有国家应当完全效仿德国。每个国家拥有自我的条件,在能源政策方面并不存在唯一的解决办法。但世界各国都了解气候保护,有关对地球及子孙后代的共同责任并无争议。并且世界各地的人们都了解这一根本性的挑战:能源供给必须同时做到安全、价格合理及可持续。借助能源转向我们将为此提供一个范例及如何打通这些关节的建议。

11月初,该展览将会在波恩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二十三届缔约方大会(COP23)上展出。德国对世界气候大会还有何计划?

首先,我们当然希望与斐济一道做好世界的东道主。缔约方大会将进一步推进《巴黎气候协定》的实施。简言之,就是要完善全球气候保护的规则手册。与此同时,正如过去几年,来自政界、经济界、科学界与公民社会的不同参与者将有机会在缔约方大会之上汇聚一堂,并介绍其气候保护倡议及项目,德国各联邦部委当然会参与其中。作为外交部的一份子,我们必定会在缔约方大会上引入“气候与安全”这一主题,比如在一次会外活动的框架之内。作为外交官,我们早已看到,气候变化增加了许多国家的脆弱性并构成了稳定与和平的风险,因此这一主题是那么重要。总体而言,由于新一届美国政府的气候政策,二十三届缔约方会议反而会获得更多政治意义与媒体关注。因此,我们将利用此次会议保持巴黎会议的势头,并强调伴随巴黎气候协定实施而产生的经济机遇。

© www.deutschland.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