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尔·马克思今天这样告诉我们

卡尔·马克思对现代劳动世界意味着什么?工业4.0,“新型劳动”和永久在线一瞥。

柏林被异装的纪念碑:现代马克思?
柏林被异装的纪念碑:现代马克思? dpa

卡尔·马克思与工业4.0:一切都要容易得多?

这是怎样的一种变化:在卡尔·马克思的年代,在厂里工作往往令人劳累不堪,而如今在发达工业国家里,数字化的工业4.0取代了越来越多的人类劳动。智能机器人从体力上解放了员工,数字辅助系统帮助做出决策。那么我们还要讨论马克思吗?他的传记作者Jürgen Neffe的回答是肯定的,因为:在马克思看来,劳动是价值的唯一源泉。而如今在工业4.0的进程中,通过大数据和机器人的使用,劳动不断减少,因此我们必须对整个体系进行重新思考。”他认为,可以通过如机器或是基本收入等来解决。“所有这一切都直接或间接地出现在马克思的思想中,也包括当代极为现实的问题:到底我们生活是为了工作,还是我们工作为了生活。”

关于卡尔·马克思与“异化的劳动”的视频:

卡尔·马克思与“新型劳动”:新的自由?

Thomas Sattelberger是力推弹性工作的“新型劳动”运动的一位代表,他很喜欢引用马克思著作里的话:“一个国家只有在劳动6个小时而不是劳动12个小时的时候,才是真正富裕的。”财富尤其包括“可支配时间”。Sattelberger直接联系到了备受瞩目的德国金属工业工会(IG)2018年2月的工资协议结果。其中心成果之一是:拥有低龄子女的或是需要护理家庭成员的员工,以及倒班制工人,未来将可以自己选择是多赚钱还是多享受业余时间。

卡尔·马克思与数字化:一切与200年前一样?

IT专家、高校教师Timo Daum撰写的一本回应马克思的书引发了许多讨论:《资本就是我们。数字经济批判》。书里可以读到这样的句子:加班、招之即来以及工作时间与业余时间界限的模糊,标志着一个以计算机和数字通信为特点的劳动世界。今天越来越少见的工厂电铃一度曾标志着工作时间和业余时间的明确分野。如今工作时间的边界变得软化、模糊,业余时间则成为待机时间。”听起来,未来人们仍然很需要已经200岁高龄的卡尔·马克思。

© www.deutschland.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