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堡峰会:中国与欧洲相遇

在汉堡峰会上将讨论中国与欧洲之间的重大议题。三问全球和区域研究中心(GIGA)亚洲研究所中国问题专家Margot Schüller(玛格特舒勒)博士。

dpa/Brandt - Hamburg Summit

Schüller 女士,您将作为主持人参加汉堡峰会。您认为中欧之间最迫切需要讨论的议题是什么?

当前最迫切的问题应该是欧盟对中国市场经济地位的认可。2001年底中国加入WTO(世界贸易组织)时,是没有预见到中国在仅仅15年内成为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国家、让欧盟成员国面对如此挑战。显然,这15年的时间还不足以在欧盟内进行必要的结构调整以应对来自中国的成本压力。目前的问题首先是中国钢铁产能过高,中国的钢铁以倾销价格出口。如果没有充分的与贸易相关的保护性法律来抵制倾销,那么在2016年12月11日以后,中国产品出口飞跃式增长,面对低于生产价格的产品,欧洲企业将无法受到保护。要让目前基本上良好的贸易关系不出问题,中欧双方必须做出妥协。比如,欧盟基本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但同时借助合适的与贸易相关的保护性法律抵制中国的产能过剩及倾销价格。

其他议题还有,减少欧洲投资者进入中国市场的准入限制、外国企业进入中国后要受到平等待遇。知识产权保护的欠缺也一直是外国企业面临的挑战,尽管在现有法律框架下,中国方面确有进步。

中国是德国最重要的经贸伙伴之一。这个关系正在发生怎样的改变?包括在不久前联邦经济部长Gabriel(加布里尔)访华时公开批评中国对德国企业的市场准入设限的背景下,双方关系发生了什么改变?

联邦经济部长Gabriel公开批评外国企业在中国受到的限制条件,这是很不同寻常的。不过,我不认为德中关系因此而变坏。也不认为,部长的批评在短时间内会带来一些改变。它可以被视为中欧投资协定谈判的一部分。在谈判中,欧盟主张相对于中国投资者享受市场准入的自由政策,欧洲企业进入中国市场也应该被更平等对待。中国企业收购爱思强和欧司朗的行为被重新审查,这也应该放在以上背景中来看待。

不久前,贝塔斯曼基金会公布了《中国2030》调查报告,其中有六个场景设计。您认为哪一个最可能出现?

我认为,“中国梦”场景预想的是中国政府贯彻雄心勃勃的经济改革,这个场景将在2030年基本实现。但是中国社会市场经济在今后14年还不会和西方的市场经济一致,这个从日本和韩国的例子里就可看出。社会规范和价值观的改变是非常缓慢的,所以我不认为,这个场景下的“自由价值体系”会打上西方的烙印。不过,随着中国追求更强的创新驱动型发展,那么必定会产生更多个人自由空间和发挥创意的可能性。这个将对中国的改变最大。

汉堡峰会:2016年11月23日至24日,中国与欧洲相遇

www.hamburg-summit.com

© www.deutschland.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