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革已经到来”

繁荣与气候保护相结合是德国政府的目标。联邦经济事务和气候保护部长Robert Habeck在访谈中解释,这对人们意味着什么。 

Robert Habeck
联邦经济事务和气候保护部长Robert Habeck picture alliance/dpa

哈贝克部长,新的经济事务和气候保护部旨在协调经济与生态。您如何来抓这项工作?
气候保护与成功而富有竞争力的经济并不是对立的。德国可以而且应该在这方面树立一个好榜样。我们的经济界拥有开发气候友好型工艺和产品的创新能力。我们希望继续夯实基础并进行必要的激励。可持续经济必须有约束力地、可靠地扎根于所有政治领域,必须支持企业和家庭进行必要的调整,对未来进行投资。在年度经济报告中,我们阐述了迈向社会生态市场经济的第一个具体步骤。

气候保护要花钱,而经济应该赚钱。在工业区位德国,这两者能否调和?
毫无疑问,气候保护首先需要花钱。因此我们愿意通过额外的激励措施为必要的投资提供支持。但转型也为经济带来巨大的机遇,包括手工业和中小企业。投资将为整个经济界带来订单,开辟新的、创新性的业务领域,为德国经济界带来新机遇,包括在国际竞争中的新机遇。

在国际竞争中,经济结构调整带来哪些机遇?
经济向气候中性方向转型,这为德国这个区位带来巨大机遇。变革已经到来:我们知道,市场会发生变化,工业流程就必须随之调整。人们对可持续产品的需求将继续上升,气候保护正日益成为一个区位因素。现在,我们有机会站在这种已经开始的变革的最前沿。现代、高效和资源节约型的技术是增长和创新的驱动力。德国企业拥有开发可持续解决方案的经验、专业知识和手段。通过恰当的经济框架条件、公共投资,以及有针对性的扶持,我们将尽力为它们提供支持,使它们能够利用这些机遇。

随着经济的变化,劳动也将发生变化:从事经典蓝领工作的人将来会做什么,比如煤矿的挖掘机司机以及汽车制造厂的尾气管安装工?
新的商业模式和技术不仅能够创造气候中性的繁荣,还能创造良好的就业岗位。根本性的结构变化肯定会导致一些职业消失。但与此同时,也会出现全新的职业,而其背后往往是相应的对技术人才的需求。矛盾的是,在不同地区和行业,会同时存在技术人才的过剩和短缺,现在有些地方已经出现这种情况。最大的挑战是,对于那些正在从事未来会过时的职业的人,要尽可能及时地根据他们的能力进行再培训,从而使他们可以在其他岗位上获得新工作。进修和能力培养在这里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从人口变化来看:对过时产业工人的“再培训”是否足以满足劳动力市场的需求?
预测总是存在一定程度的不确定性,对未来的展望越远,不确定性也就越大。但在人口变化方面,预测其实是相当可靠的:我们知道每年有多少人出生,由此可以很好地推断出,几十年后有多少人活跃在劳动力市场上。基于这些研究,我们联邦政府就知道德国需要更多移民作为劳动力。因此我们决定进一步发展移民法。

从蓝领到白领 -- 新冠病毒极大地加速了“新劳动形式”的发展,无论是居家办公还是虚拟会议。这种新的劳动世界对气候保护意味着什么?
并不是所有职业活动都可以通过居家办公来完成,将来肯定也一样。但是,新冠肺炎疫情使我们看到,现在这方面的潜力有多大。如果有更多人更多地在家里办公,这将产生多方面的影响。比如,我们会看到,高峰时段的交通拥堵减少了,出差也减少了。如果这导致,比如,每天开车上班的人减少或因出差而坐飞机的次数减少,这当然也可以为气候保护做出贡献。

“新劳动形式”对德国经济有多重要 -- 它只是一句口号还是切实可行的?
在争夺最聪明的人才时,企业尽其所能成为富有吸引力的雇主。当然,这也包括为员工提供灵活的工作模式。已经有许多专业人才面临这样的劳动力市场形势,他们可以在各种工作机会中自由选择。其中有一些专业人才不仅会根据薪水来决定自己为谁工作,还会在做决定时考虑其他标准,如气候保护和可持续性等方面。在这个意义上,在劳动力市场上,认真对待气候保护问题的企业也可以在与其他雇主的竞争中得分。

最后,来看看水晶球 -- 您如何预测2030年的德国经济?
我很清楚,2030年德国经济的状况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如何利用和塑造未来的这几个月和几年。气候保护是一项可以使我们成长的挑战,我能感觉到人们终于开始抓这项工作的广泛意愿。与此同时,我们绝不能忽视人口变化带来的巨大挑战,最迟在三五年后,这些挑战将在劳动力市场上变得清晰可见。如果我们什么都不做,人口变化将日渐消磨我们的增长潜力。为了应对这个问题,我们必须在社会生态市场经济的意义上给出好的答案。红绿灯执政联盟所商定的执政计划指出了正确的方向。 
 

© www.deutschland.de

You would like to receive regular information about Germany? Subscrib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