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帜鲜明”

哈瑙袭击事件之后,公民社会与学术界呼吁采取果断行动,反对右翼极端主义。

哈瑙集市广场上的鲜花与蜡烛
哈瑙集市广场上的鲜花与蜡烛 privat

对于发生在哈瑙的右翼极端主义杀人事件,德国政界与社会非常关注也非常震惊。上周四,一名43岁的德国人在哈瑙射杀9人。之后,这名枪手杀害了自己72岁的母亲并自杀。根据目前所知的信息,这名嫌犯有种族主义思想,并患有精神疾病。周日,有一万人参加在哈瑙举行的悼念队伍,表明了反对仇外的包容姿态。在德国的广播和报纸上、在社交媒体上,人们都在讨论,应如何对待有种族主义滋生的社会。公民社会和学术界的许多人呼吁采取果断行动,反对右翼极端主义。这里是一些重要的声音:

政治学家Claus Leggewie(克劳斯·莱格维)在接受“Migazin”采访时说:“面对暴力威胁和暴力行为,国家和法院缺乏果断反应,不足以成为有防御力的民主。(……)仅仅呼吁和敦促公民社会保持团结,这是不够的。德国选择党的Björn Höcke(比约恩·霍克)就谴责我们的公民社会是‘泥淖’,应令其干涸。这绝对是一种暴力威胁。安全机构必须旗帜鲜明,实施国家的暴力垄断。”

德国刑事调查员联合会的Sebastian Fiedler(塞巴斯蒂安·菲德勒)在接受德国广播电台采访时谈到关联性:“首先,我认为,我们必须指出,摆在我们面前的任务绝不仅仅属于安全部门,而是远远超出这个范围。从仇恨犯罪,到对德国选择党所奉行的战略的讨论,必须讨论这些事物之间的关联,安全部门必须能够处理这一切。如果只拿出其中的一个碎片来看,就太狭窄了。”

这是一项巨大的政治责任

极端主义研究者Hajo Funke(哈约·冯克)

社会学家Sebastian Wehrhahn(塞巴斯蒂安·韦尔哈恩)在《日报》上描述了挑战的复杂性:“个人犯罪的假设在政治上是错误的,从调查角度来看也是适得其反的。这种视角掩盖了背景、犯罪者和支持者,无法长期消除其体系的有害性,无法追究政治任务的责任。关于在政治上如何处理,在我看来,重要的是,右翼恐怖主义的无害化与左翼和右翼极端主义理论的等值化是不可分割的。”

极端主义研究者Hajo Funke在《柏林报》上对默克尔说的“种族主义是毒药”进行了诠释:“我是这样理解这句话的:如果政治党派向公众释放出种族主义和怨恨,团结的气氛将被改变,被毒化。因此这是一项巨大的政治责任。用这句话,是有很多可作为的。”

刚刚出版了《仇恨战士:新的全球右翼极端主义》(Hasskrieger. Der neue globale Rechtsextremismus)一书的记者Karolin Schwarz(卡罗琳·施瓦茨)接受“柏林-勃兰登堡广播公司”采访,当她被问到哈瑙袭击案是否会使我们在未来对各种形式的右翼极端主义更加敏感时说:“我希望如此。但必须让整个社会认识到,这不是针对外来者的袭击,这是对我们身边的人 -- 我们的邻居、朋友和亲人的袭击。”

www.deutschland.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