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关身心

养生和健康:正因为有它,吸引了很多游客来德国。

picture-alliance/dpa - Sauna

关于养生,健康和“德国医疗”

新天鹅石宫、北海、阿尔卑斯山、首都柏林的博物馆岛和德国啤酒:到德国旅游有诸多好由头。2012年德国的外国游客数增长了8%,其原因之一则要归因于德国某些(尚)未写入导游书的吸引力,即“预防、再生、医疗”和“养生”。它们对外国游客具有的强大吸引力。这一方面来自人们愈来愈强的健康意识,另一方面是因为德国的保健养生具有悠久传统。比如巴登-巴登,古罗马人就曾经在这儿的温泉疗养,之后俄国贵族也在这里的高雅氛围里疗养。又比如波罗的海所谓“浴场建筑的摇篮”的海利根达姆浴场。早在1793年,这里就建造了德国第一个海滨浴场,它迅速成为欧洲高级贵族聚会的场所。

 

德国几乎所有350多个疗养胜地和疗养浴场都有这样知名的历史,当然它们作为被官方认可的疗养地必须具备法律规定的条件:它们至少得有干净、新鲜的空气,还有苔藓、温泉泥浆、石灰,有疗养效果的气体如氡气、温泉、矿物泉、海水,当然还包括要有接受过一流医疗培训的工作人员。只有具备上述条件,才能具有疗养地或疗养浴场的资格。美国医疗记者Lynn Payer认为,医疗曾经非常注重自然提供的治疗手段是浪漫主义的遗产。她曾经调查过不同国家的卫生系统的文化差异,发现没有哪个国家像德国这样对休息和疗养赋予如此重要的地位。德国对休息和疗养这样的核心能力赋予的巨大信任独一无二,现在它们还涵盖了无数养生方面的服务:在波罗的海边练习瑜伽,在阿尔高地区徒步,在维斯特森林进行消解压力和疲劳的活动以及学习久经考验的被称为“美味-活力-菜谱”的烹饪技术。其中,养生当然是疗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养生”和“疗养”成为一种绩效链--“医疗旅游业”的主角,该种旅游业的重要性越来越突出。

在德国,每年有大约来自171个国家的77000名病人接受住院治疗,另外还有115000名来自海外的门诊病人,趋势还在迅猛上升。德国卫生事业在世界排名第四,接受“德国医疗”成为倍受欢迎的旅游目的。波恩-莱茵-希根应用科技大学的经济学者Jens Juszcz说,德国是“最高医疗质量、技术进步和创新”的同义词,该校多年来一直致力于“医疗旅游业”这个主题的研究,非常了解外国病人最看重什么:“知名专家的一流治疗,辅以卫生预防和康复理疗领域的优质服务。”德国旅游中心关于“医疗旅游”的手册向我们展示了这些具体都意味着什么:最现代的专业化和理想的服务。正如位于慕尼黑的德国心脏中心,主要以心内科、心脏及胸腔外科的跨专业见长,“不论多么复杂的病情在这里基本都能得到治疗”。又比如德累斯顿Carl-Gustav Carus医学院的第三专科及门诊医院是德国最领先的糖尿病医治中心之一,拥有欧洲首个糖尿病预防专业教席。其他很活跃的机构还有:海德堡大学医学院的血液科、肿瘤科和风湿病科,海德堡大学医学院的院长是世界知名专家Anthony D. Ho博士教授,他建立并领导过加拿大和美国的造血干细胞移植中心。另外,柏林夏里特医院在神经肿瘤科、血管神经外科和脊柱神经外科领域“赢得了国际杰出的专业地位”。这仅仅是德国之所以在医疗领域获得优秀声誉的几个例子而已。最受欢迎的专科有:骨科、内科、普外科、内脏外科、创伤及矫形外科、心内科以及肿瘤科。

德国医院早已配备了满足外国病人需求的设施,如多语言信息向导系统、祷告室、翻译和家属宿舍,顾及特殊饮食习惯和文化需求的菜单,病人本国语电视频道和说病人母语的工作人员。这样就形成了一个完整的医疗旅游业一揽子服务包。为了进行一项手术、一次咨询或者一次全身检查而逗留德国的访客可以根据其兴趣和时间,结合购物、观光游览,康复疗养或者养生项目自由安排行程,他们随处都能领略到深受欢迎的感觉。比如在特别受独联体国家客人欢迎的巴登-巴登,几乎所有SPA都有说俄语的工作人员。

 

虽然过去7年,来德国疗养的独联体国家客人翻了几乎五倍,但是德国医院不仅仅只在他们中间倍受欢迎。非欧盟国家的外国病人,包括来自美国和阿拉伯国家的病人的量数同样名列前茅。医疗游客的绝对多数来自荷兰、法国、奥地利、波兰和比利时。但愿所有医疗游客带回家的是相当可持续的旅游纪念品:放松、恢复和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