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信仰什么?

基督徒、穆斯林、犹太人,还是无神论者?在德国,每个人都拥有这方面的自由。我们与年轻人谈论了他们的宗教。

对于很多年轻人,信仰是他们认同感的一部分。
对于很多年轻人,信仰是他们认同感的一部分。 privat

“国家必须保证所有人能自由信仰自己的宗教”

Dalia Grinfeld,23岁,大学所学专业是政治学和犹太问题研究,也是德国犹太学生联盟主席。

“犹太教和犹太传统就像一条主线贯穿我的生活。它们让我有可能对伦理和道德问题有不同感受和判断。犹太教的辩论文化也深刻地影响了我。国家必须保证所有人能自由信仰自己的宗教。我认为,德国目前做得很好。不过我有学习医学专业的朋友,为了约定考试日期等待了一年半,因为考试日期都落在犹太人的假日上。国家应该有义务提供其他选择。”

“坦诚地表明我们的立场”

Jana Highholder,20岁,在敏斯特大学学医,是德国新教教会的Youtube使者

“告诉他人你内心的想法,这是任何一种关系赖以维系的基础。这也适用于我与上帝间的关系。与上帝的对话一直就伴随着我的生活。年轻的一代理所当然活跃在社交网络中,我就是其中一员。在那里,我从不否认自己的信仰和立场。《圣经》宣扬爱和共同生活,这一切也必须体现在基督徒的行动上。”

Jana Highholder
Jana Highholder GEP/Lea Feicks

“如果连对话都不开展,那就已经失败了”

Mulla Cetin,23岁,在波茨坦大学学习法律,是青年伊斯兰大会联邦委员会成员。

“成为穆斯林对我而言是认同感的一部分,是一种生活态度。我的信仰教育我,也要欣赏生活中看起来天经地义的事物,要虚心,要尊重每一个人。不过穆斯林常常在负面语境中被论及,比如在脱口秀里。人们会谈到穆斯林失败的存在,但是不会谈穆斯林如何丰富了德国和欧洲的生活。因此,我将我在反仇恨和偏见方面的努力看作公民和道德义务。关于宗教的诚实话语对于和平相处是最关键的。虽然对话不一定能成功,但如果连对话都不开展,那就已经失败了。”

Mulla Cetin
Mulla Cetin privat

“我没有觉得缺少什么”

Thomas Zeiske,30岁,大学的专业是经济信息学,现在柏林工作,是IT项目经理。

“我来自一个宗教已经在好几代人中都没什么影响的家庭。我没有接受过洗礼,不是教会成员,仅仅去做过一次礼拜。我是个以事实为导向的人,从自然科学的角度看待世界。不过我很乐意与朋友们谈论为什么宗教对于他们很重要这样的话题。我想,德国每个人都可以按照自己的方式生活。”

Thomas Zeiske
Thomas Zeiske Claudia Kell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