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种崇高的感受”

上阿默高十年一度上演著名的耶稣受难剧,2020年又到了上演的年份,然而新冠病毒来了。

那时候还是允许的:上阿默高2020年耶稣受难剧的舞台排练
那时候还是允许的:上阿默高2020年耶稣受难剧的舞台排练 Andreas Stückl

结局也算是一种解脱:上阿默高耶稣受难剧推迟两年到2022年上演。这部讲述耶稣生死的传统剧目,本应在这个阿尔卑斯山麓的巴伐利亚乡村又一次迎来50万观众,但在新冠肺炎大流行之际,它未能上演。

总导演Christian Stückl早在官方正式宣布之前很久就已经感觉不对了。保持距离 -- 舞台上站着2000人的时候是做不到这一点的,这部剧中的一些场景就是如此,更不用说4500个座位会坐满来自全世界的观众。原计划从5月到10月演出100多场。出于后勤方面的原因,演出一下子就推迟了两年 -- 要签订新的合同,规模庞大的门票销售活动也必须重新组织。

"决策正确",这是媒体上的反馈。然而,延期影响到了许多已经买好票兴高采烈的观众,它也影响到了这个小镇及其5250位居民,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在经济上也与耶稣受难剧相联系 -- 例如参与舞台搭建,或作为酒店和餐馆经营者。

Christian Stückl执导耶稣受难剧
Christian Stückl执导耶稣受难剧 dpa/pa

上阿默高与耶稣的最后日子之间有着密不可分的关联。这里上演耶稣受难剧已经有近400年的历史。表演者并非专业演员,而是空乘人员、旅店老板、中学生和林业工程师,他们原本要上演的这场大戏,是自1634年以来的第42场。这场大戏让他们的村庄名扬四海:耶稣受难剧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非物质文化遗产。甚至《纽约时报》也在 "202052个值得去的地方 "中推荐了上阿默高。美国人尤其喜欢这部耶稣受难剧。

你以为一切尽在掌控之中 -- 然后你发现,自己其实什么也无法控制。

Christian Stückl,耶稣受难剧总导演

Christian Stückl在今年的演出取消后 "心里空落落的"。延期宣布时,他流泪了。这也难怪,因为排练已经进行了好几个月。投入了大量的资金和精力,而现在一切归零。这位总导演发现:"你以为一切尽在掌控之中 -- 然后你发现,自己其实什么也无法控制。" 他回顾历史,历史上耶稣受难剧推迟上演的情况并不鲜见。100年前西班牙流感肆虐时,演出也被推迟了。

耶稣受难剧中的一幕。
耶稣受难剧中的一幕。 上阿默高2020年耶稣受难剧

Cengiz Görür本应在今年夏天成为第一个扮演犹大的穆斯林。演出取消后,这位中学生立即刮掉了胡子、修剪了头发。这个外部信号表明,这次的一切都已远离原计划,因为在受难剧的演出季适用古老的须发条令:除扮演罗马士兵者外,男人均不允许剃须,男女都必须留一头长发。

Cengiz Görür
Cengiz Görür 上阿默高2020年耶稣受难剧/ [Gabi Neeb]

Frederik Mayet头发半长,胡须浓密,已经颇为接近耶稣的经典形象。40岁的他十年前在受难剧中扮演过耶稣,2022年还将继续扮演。现在他引用《耶稣受难剧》开场中的一句话:贫穷和疾病夺走你们的生命,你们渴望着正义!他认为,这句话在新冠病毒蔓延时期有了全新的意义,如今最重要的是保护社会中的弱者。

Frederik Mayet将在2022年的耶稣受难剧中扮演耶稣。
Frederik Mayet将在2022年的耶稣受难剧中扮演耶稣。 dpa/pa

该剧的诞生同样始于一场瘟疫:1633年,上阿默高的人们曾许下愿望,若能熬过那场瘟疫,就把耶稣最后的日子搬上舞台。如今演出又因另一种疾病而停止,但只是暂停,因为像Christian Stückl这样的干将虽会暂时止步,但不会放弃。

这位将神秘剧《每个人》(Jedermann) 搬上萨尔茨堡舞台、设计了2006年德国世界杯开幕式表演、在慕尼黑主持一家剧院的戏剧制作人,是上阿默高耶稣受难剧的前进动力。他在不断的争议中对这部剧目进行了改革,例如让女性得到更多的台词角色,允许由已婚妇女扮演圣母玛利亚。他让新教徒和穆斯林得以与天主教徒一起出现在舞台上,还清除了早期现代耶稣受难剧中的反犹主义思想。因此他于今年5月获得亚伯拉罕-盖格奖,因为他"令上阿默高耶稣受难剧获得新生:摒弃基督教仇犹思想,转而贴切地描绘犹太人内心冲突"

Stückl已经宣布,2022年耶稣受难剧的剧本将与新冠疫情之前的计划有所不同。世界在变 -- 戏也在变。

© www.deutschland.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