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善的岁月已成为过往

从社会工作者到世界名人:Daniel Brühl已步入国际影坛。

picture-alliance/dpa - Daniel Brühl as Niki Lauda

电影爱失败者。但两位在影片《极速风流》(„Rush“)中上演了延续多年的对决,现在谁又是落败者?是由Chris Hemsworth(克里斯·海姆斯沃斯)扮演的James Hunt(占姆士·亨特),那个留着一头金色长发,有着孩子气的笑容和叛逆外表的高个子花花公子?还是由Daniel Brühl(丹尼尔·布鲁赫)扮演的Niki Lauda(尼基·劳达),那个个子不高,常常皱着眉头的迂腐的男人,他喜欢早早上床,并以此敦促他的团队睡饱了觉去创造最佳成绩?影片的答案是 -- 这也是这部影片获得成功的秘密之一:这两个人以各自的方式与内心的魔鬼和外界的阻力斗争,在这个意义上,他们都是失败者。

 

对Daniel Brühl而言,《极速风流》是表演上的一个巨大成功。他所扮演的Niki Lauda在开始时是一个麻木不仁、心胸狭窄的非常丑陋的陪衬性人物,是为了使Hemsworth所扮演的Hunt显得更讨人喜欢。但随着剧情的展开,Brühl演的 Lauda赢得了观众的尊重。正是他所扮演的这个充满矛盾的人物最终抓住了观众的心。以这种方式从一个原本的配角变成与“海报男主角”Hunt并驾齐驱的主角,这是Brühl的成就。如果相信那些预言,那么Brühl将很有可能获得奥斯卡最佳男配角奖提名。

 

德国观众可能忍不住要揉揉自己的眼睛:这真是Daniel Brühl吗?这不仅仅是因为他与Niki Lauda相貌酷似,不论是1976年纽贝格赛道悲惨的事故之前,还是事故后在化妆师的妙手之下;而且也因为这是他第一次以一个成年男人的形象出现。很长时间以来,那个在21世纪之初使他一夜成名的角色决定了Brühl的形象 -- 社会工作者,这是他在Benjamin Quabeck(本杰明·夸贝克)拍摄于2001年的影片《无悔》(„Nichts bereuen“)中塑造的。总之,这是一个非常和蔼的年轻人,很乖,但也有点儿无聊。

 

真实和自然:这正是当时蓬勃兴起的、年轻的德国影坛所需要的,他带着它们而来。Brühl没有受过专门的表演训练,最初的表演经验积累来自青少年时期出演的德国电视一台的周六肥皂剧《被禁止的爱》(„Verbotene Liebe“)。他知道如何将自然的魅力与拿捏得恰到好处的羞涩和笨拙结合在一起,因此他的识别度很高。《再见,列宁!》(„Good Bye, Lenin! “)中那个爱操心的儿子的角色亦是如此。欧盟各国中共有900多万名观众看过这部影片,它取得了意想不到的票房成功。Brühl也因此成为当时德国电影的标志性面孔。但“典型德国人”这个标签从来就不适用于Brühl:他1978年出生于巴塞罗那,父亲是德国电视导演,母亲是西班牙教师。他在科隆长大,除了德语,还能说西班牙语、加泰罗尼亚语以及流利的法语和英语。

 

当Brühl开始对德国影片为他提供的角色心生厌倦,他就开始接拍西班牙影片。凭借在《萨尔瓦多》(„Salvador“)一片中出演主角,他在自己的出生地获得了普遍认可。用Brühl自己的话说,那里的许多东西令他几乎完全收起了自己“德国”的那一面。但这也与观察的视角有关,正如他坦言:“我的西班牙那部分又分为加泰罗尼亚和安达卢西亚这两部分。而在西班牙,人们认为加泰罗尼亚人就像是德国人。”Brühl的事业并不局限于西班牙。在接拍《极速风流》之前,他最著名的作品有《谍影重重》(„Das Bourne Ultimatum“)以及出演Quentin Tarantino(昆汀·塔伦蒂诺)的影片《无耻混蛋》(„Inglourious Basterds“),他在片中扮演天真而呆笨的德国狙击手Fredrick Zoller。

 

对现年35岁的演员Brühl来说,《极速风流》是一个巨大的台阶,因为他所塑造的这个人物突破了他以往扮演过的所有角色。乍一看,总皱着眉头的Lauda是一个吃力不讨好的角色。但Brühl从他身上挖掘出一种复杂性,表现出他的野心勃勃、乐于冒险。

 

《极速风流》的编剧Peter Morgan(彼得·摩根)日前在《洛杉矶时报》撰文称:“要是Daniel是一名美国或英国演员,那他早就出名了,因为他的演技,也因为他这个人:坚忍、非常聪明、善于拿捏、理性……这个人本身就已足够复杂,足以驾驭最复杂的角色。”

 

随着《极速风流》获得巨大成功,Brühl看来终于步入了国际影坛。而且在普遍受到负面评价的Julian Assange(朱利安·阿桑奇)的传记片《维基解密内幕 -- 第五种力量》(„Inside Wikileaks – Die fünfte Gewalt“)中,他的表演也特别受到了赞扬。Brühl饰演的是德国信息技术专家、维基解密的前发言人Daniel Domscheit-Berg(丹尼尔·多姆沙伊特-伯格)。这部影片原本应当使Assange的扮演者Benedict Cumberbatch(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大放光彩,但他却沦为了Daniel Brühl以及他的才华的又一个陪衬。

 

在他身上已经很难再看到曾经扮演过的社会工作者的痕迹:世界名人Brühl接下来将出演Wolfgang Becker(沃尔夫冈·贝克)改编自Daniel Kehlmann(丹尼尔·科尔曼)的长篇小说《我和卡明斯基》(Ich und Kaminski)的影片以及John le Carré(约翰·勒卡雷)拍摄的荷兰作家Anton Corbijn(安东·科宾)的作品。Brühl也在其他方面展现自己的才华:2012年,他出版了名为《巴塞罗那一日》(„Ein Tag in Barcelona“)的个人旅游指南,带人们领略他的第二故乡巴塞罗那 -- 他常常往返于柏林与这座城市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