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道路

在中国 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中国为未来明确了新的方向。这条道路通往何方?这对德国意味着什么?与中国专家Sebastian Heilmann(韩博天)的访谈。

中国共产党全国代表大会
中国共产党全国代表大会 dpa

Heilmann先生,这次中国共产党全国代表大会为未来五年确定了方向。这预示有哪些大的发展?

中国国家和党领导人习近平在代表大会的开幕式上就清楚表明,中国应该成为世界政治的中心。在习近平看来,中国肩负构建未来、承担全球领导角色的历史使命。这一战略意味着放弃邓小平提出的韬光养晦的外交政策。中国将越来越自信地出现在国际舞台上,这一点是肯定。例如,一个新变化是:习近平向其他新兴国家推荐中国的发展模式。与被政治矛盾和改革停滞削弱的西方民主相反的是,中国的威权政府体制成为增长和稳定的保障。

Sebastian Heilmann
Sebastian Heilmann Marco Urban

中国共产党在这个变化中发挥着怎样的作用?

最大的变化是习近平的追求,他将中国共产党的影响力无缝扩展到所有生活领域,让党政机关交错更加紧密。在这次党代会上,习近平宣布党对国家、经济和社会的绝对领导是中国实现其内政外交目标的前提。一系列具体措施为落实这一点而出台,比如,党要扩展其在私企和外企的代表力度。在政府工作方面,习近平要在未来让地方党政机关发挥类似作用。

中国共产党最雄心勃勃的计划是,通过数字技术和大数据建立起一套规制经济和社会的完整体系。在这个领域,中国的迅速发展显而易见,因为政府和企业大量投入,并且在未来技术中取得了显著成果。在经济发展方面,中国共产党在未来将致力于质的目标设定而不再仅仅局限在量的目标,这个甚至被写入了党章。毫无疑问:中国希望向具有全球竞争力的高科技领域进军,并在不久的将来在重要行业成为市场领头羊。

国家和党领导人习近平拥有的权力是中国当代史上前所未有的。这对德国的对华政策意味着什么?

由于习近平力量的增强,与他的直接智囊集团的关系因此变得非常重要。未来在与决策者层面进行接触的时候,不仅仅要重视各国家部委,而且还要加强重视党中央。中心和枢纽就是所谓的为党中央的决策做准备的“中央领导小组”。这些小组通常由习直接领导。有几个最重要的领导小组的负责人由习近平亲自担任,比如经济与金融小组、网络安全与数字化小组以及军事改革与国家安全小组。

与习近平的智囊进行接触。

Sebastian Heilmann

在这些机构有很多习近平最重要的智囊,必须要认准那些对德国对华外交起关键作用的领导人。考虑到习近平力推的数字化和公共与经济生活网络化,那么与党内和政府中工业与数字政策领域的重要人物进行接触是必不可少的。

有一个趋势是通过党的机构加强对政治的监督。这对德国经济意味着什么?

中国当前是向着有效但由威权控制的大数据经济发展,这让自由的市场经济体制遭遇根本性挑战。德国企业现在必须仔细弄清楚,在广泛的数字控制机制中,如何规划他们未来在中国的业务。根据中国政府的规定,德国企业必须遵守很严格的互联网法,连企业内部的、具有经济价值的和敏感的数据,只要政府机构想了解,就必须公开。外国企业在中国必须面对由大数据支持的评级系统(社会信用系统)的评价,在这个系统中企业和个人的数据都要被搜集。

机遇和风险有哪些呢?

在双边贸易中有这样一个问题,即是否可以毫无限制地进口来自中国的数字大系统,如果控制机制已经整合在技术之中的话。今天,欧洲基站网络就已经使用了很多中国的组件。因此,对来自中国及其他国家的投资和进口技术必须始终进行检验,看它们是否符合欧洲法律和规制标准。

在数字技术和应用方面,欧洲由于中国具有活力的发展而面临被淘汰的危险。另一方面,中国在全球的积极作为—比如通过“一带一路”基础设施项目—也隐藏着巨大的经济机遇:中国在“一带一路”倡议框架下在许多国家进行投资,从中长期来看,那些国家也会产生对德国企业而言利润丰厚的商机。

Sebastian Heilmann是创建柏林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Merics)的主任。

记者:Martin Orth

© www.deutschland.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