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必须找到解决办法”

气候危机也迫使人们进行艰难的合作。和平研究员Stefan Kroll说,人权决不可用来做交易。

气候变化:因缺水而产生的冲突将日渐频繁。
气候变化:因缺水而产生的冲突将日渐频繁。 picture alliance / Eibner-Pressefoto

Kroll先生,一个民主国家联盟能有效应对气候变化吗?
一个由民主国家组成的气候俱乐部当然可以在这方面引领潮流并树立榜样。同样出于气候正义的考虑,西方工业国在此有特殊的责任。然而,这并不足以应对气候危机。例如,如果没有像中国这样对很大一部分排放负有共同责任且在国际政治中有分量的国家参与,这个联盟就发挥不了作用。德国气候外交的任务也是要找到与非民主政府合作管理全球危机的方法。

重要的是,不允许因在气候问题上的让步而降低对人权的尊重。

和平研究者Stefan Kroll

那么该如何合作呢
这是核心问题之一。尽管《巴黎气候协定》的签署国令人十分失望,迄今未能履行其自我义务承诺,但这毕竟是一个现行的应对气候危机的全球框架,必须继续利用。在过去,非正式的合作形式,如20国集团,在寻找创新的政治方法来解决问题这一方面,已经证明了它们的价值。而同样重要的是,不允许因在气候问题上的让步而降低对人权的尊重。相反,更得在共同利益的基础上面对这一共同的威胁,并找到合作解决问题的方案。

Stefan Kroll
Stefan Kroll privat

气候变化会在未来引发更多冲突吗?
气候变化和冲突之间的关系很复杂,因为气候变化在某些情况下会引发冲突,而在某些情况下则不会。气候变化的威胁也能促进合作。现有的关于气候变化和冲突之间关系的研究发现,气候变化是近期发生冲突的其中一个原因,但不是最重要的原因。目前,社会和经济因素占了更大的比重。不过预计在未来,气候变化会成为导致冲突的越来越重要的一个因素。

气候变化是决定未来几十年政治的长期危机吗?
是的,肯定是这样。在这方面,气候变化并不完全符合科学的危机定义,科学的危机定义其实侧重于急性发展。而气候变化是一种所谓的潜在危机,在某些格局中会一再表现为急性危机。科学的任务是更好地理解这些格局,并发出相关预警;政治的任务是研究这些预警,并将其纳入政治决策,即使相关的成功只有在长期内才会显现。

 


Stefan Kroll是莱布尼兹和平与冲突研究所(HSFK)和法兰克福和平研究所(Prif)的科学传播负责人。

© www.deutschland.de

You would like to receive regular information about Germany? Subscrib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