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8:一个改变社会的年份

抗议一切 -- 1968年是联邦德国历史上的一个转折点。革命精神一直影响至今。

1968:美因河畔法兰克福的学生抗议
1968:美因河畔法兰克福的学生抗议 dpa

“1968”这个代号代表着一场以学生为核心的抗议运动。在德国,它从1967年持续至1969年,大体上与第一届由联盟党和社民党组成的大联盟政府并行。因为在年轻的、受过良好教育的一代人中,有一部分人认为,联邦议会中缺少有效的议会内反对力量,因此运动的参与者呼吁组建议会外反对派,即所谓的“APO”。他们主要想以此阻止“紧急状态法”的通过,因为担心德国会倒退回威权国家。

Rudi Dutschke(鲁迪·杜契克):1968年代的代表人物

在这场运动中,最重要的推动力来自社会主义德国学生联盟,缩写为SDS。这个1961年被SPD逐出门的大学生联盟拟定理念,制订纲领,并通过他们充满魅力的演讲者Rudi Dutschke使得这场反叛运动带有明显的个人色彩,这是任何其他团体都未曾做到的。

这可能是联邦德国历史上影响最深远的政治挑战

政治学家Wolfgang Kraushaar(沃尔夫冈·克劳沙尔)

这场抗议运动的根源

1968是一场由一小撮人发起的大型社会实验。几乎是政治和社会中的一切都受到质疑:议会和政党、法律和警察、教会和工会、银行和企业集团、新闻和媒体,以及社会的核心机构,如家庭、学校和大学 -- 那时几乎没有哪一个领域能躲过这场批评,而且主要内容几乎都是要推翻威权。原因是一场信任危机,它根植于还没有被反省的纳粹历史。

1968是联邦德国历史上一场强劲的,甚至可能是迄今影响最深远的政治挑战。推动社会变革的力量虽然在政治上几乎全线溃败,但后来却得以在政治文化的某些领域获得霸权。基民盟/基社盟和社民党这两大全民党所传承的世界观范本 -- 带有基督教色彩的保守主义和由工人阶级承载的社会民主主义 -- 不仅受到质疑,而且还屡次被突破,从而暴露出它们合法性的缺陷。

我们至今仍受惠于1968

虽然68运动唤起我们对红军派恐怖主义、K团体和各种心理教派的一系列回忆,但如果没有当时被解放的推动力量,那么普遍心态、生活方式和生活设想的改变、公民社会标准的培养、新中产阶级的自由化,这些都根本不可能实现。如今的社会将个人自由和性自主视为现代民主制度理所当然的权利,这应归功于1968运动--虽然不完全是,但至少有一部分是。

右翼民粹主义和右翼保守主义圈子对这场运动重要性的认识要远远高于某些获益者,这也是众多奇怪的1968后续现象之一。

Wolfgang Kraushaar
Wolfgang Kraushaar dpa

Wolfgang Kraushaar 是汉堡社会研究所的政治学家,是68运动编年史专家。

© www.deutschland.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