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城市面临的重大任务

城市为很好地接纳避难申请者付出了很多努力,但一些城市的能力已接近极限。

在床与床之间,救助者张起了塑料篷布,碰到就会发出轻响。一些床边挂着毛巾、小孩裤子,或是一件羽绒服。一个戴眼镜的黑发青年把篷布拉向一旁,友善地朝外张望。“嘿,你好吗?”传来几句英语和德语的问候。大厅的天花板下悬挂着篮球筐 -- 贝尔吉施格拉德巴赫市桑特区的这栋砖砌建筑是一个体育馆。它从2015年7月起成为难民的庇护所,最初接纳的人数是78人,如今是93人。他们从叙利亚或阿富汗逃难而来,除了床底下的小箱子,一无所有。

 

在前厅,几位来自附近的女性摆出了彩纸、剪刀和铅笔。她们与难民儿童一起做手工,希望他们借此忘却逃难的经历。几位青少年也一起涂涂画画以消磨时间。他们会在桑特待上多久?被问者耸耸肩,不知道。在桑特第一接纳站他们会待上几周或几个月,然后迁往较小的庇护站。这个体育馆只是第一站。贝尔吉施格拉德巴赫的市长Lutz Urbach(卢茨·乌尔巴赫)这些天显得严肃而心事重重。他本来是一位充满乐观和热情地投入工作,喜欢谈论足球,平时也亲历亲为的人。这个11万居民的城市面临的难民问题压在了他的肩上。到2015年底,前来的难民可能多达2000人。而早在夏天,Urbach就已经是警告接纳能力有限的人之一了。但难民潮仍在继续。

 

2015年初以来,超过80万难民涌入德国,接纳并照料他们是城镇的职责。贝尔吉施格拉德巴赫市2016年预算减少1850万,如今就已是捉襟见肘,可是欢迎文化仍温暖人心。照管来此的难民的,是市政府员工、援助组织和由志愿者组成的紧密网络。仅德国红十字会就在四周之内在莱茵-贝尔吉施县征募了144名员工,照顾若干个难民营地。

 

Lutz Urbach市长是个实干家,头发夹杂银丝,双目炯炯有神。他说:“我们的城市因为有了这样的人们而富有。”贝尔吉施格拉德巴赫市购入了一栋出版社大楼和一家旅馆,有信心战胜难民问题。早在2015年年中,市政府就在市政厅组建了一个“难民特别行动小组”,以灵活、迅速地获取居住空间。但数月以来,难民人数越来越多,超过预期。他们不得不住在简易大厅和体育馆里,这让负责人心里很不是滋味。2015年10月,Lutz Urbach与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的200多位市长共同签署了一封写给联邦总理Angela Merkel(安格拉·默克尔)的信,信中表示,所有可动用的居住设施几乎都已用尽。运作难民营需要抽调大量人手,“以致于我们无法完成或只能部分完成其他工作”。

 

对于城市与乡镇所面临的挑战,Ulrich Maly(乌尔里希·马利)非常清楚。他是德国城市大会副主席、纽伦堡市市长。Maly说,目前在德国的难民居住在运动馆、帐篷、内河航船、旅馆、前家具市场等处,“五花八门,无奇不有”。但第一接纳站安排的紧急住处,仅仅是冰山一角。往后的长期融入是个大任务。幼儿日托位置、学校班级、居住空间和就业岗位都必须跟上,还有融入课程和德语课程。Maly说:“我们可以提供这些,但不能免费。”城市大会要求联邦政府与各州政府给予更多支持。该机构在德国代表3400个城市与乡镇的5100万居民。2015年的移民潮可以应付过去,Maly说,“但持续十年接纳这种规模的移民,我认为是不可能的”。几乎每个乡镇都有一个他们无法达标的难题,他们实在无能为力。

 

许多来到贝尔吉施格拉德巴赫的难民是经由帕骚来到德国的。这个位于奥地利与捷克边境的城市已经成为难民的转车台 -- 不时地出现混乱状况,每周接收两万新难民,如今这个城市对此已是驾轻就熟。市长Jürgen Dupper(于尔根·杜珀)说,市里设了三个集中点接纳难民,难民到达后隔天早上就用专列和大巴把他们送往德国各地,其中也包括600公里外的贝尔吉施格拉德巴赫。他们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往往已经天黑了,红十字会服务中心的院子里就会有一顶帐篷灯火通明、温暖如春,援助者也已经煮好了热汤。“有吃,有喝,到家。这才是眼下最重要的”,Reinhold Feistl(赖因霍尔德·菲斯特尔)说,“这些人都已经精疲力竭”。Feistl是莱茵-贝尔吉施县红十字联合会的负责人,负责监管红十字会在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南部的难民服务的整体协调、行动指挥和行政管理,可谓该会核心。“我的员工合同里有规定,每天要笑一次”,Feistl说。如果工作太紧张,他就在晨会中戴上小丑鼻子。“我们竭尽所能”,Feistl说,“我们努力奋斗,我们随机应变。冬天正在到来”。

 

 “我们能做到”,联邦总理Angela Merkel在2015年9月曾这么说。这句话旨在鼓舞德国、德国人、德国城市、德国乡镇。“我们做不到”,蒂宾根市长Boris Palmer(鲍里斯·帕尔默)在其Facebook网页上这么回应。他说出了许多市民和城镇的担忧。这位联盟90/绿党的政治家估计,以每天涌入1万难民计算,德国一年会迎来365万人。他要求必须限制这样的难民潮,因为城镇已经不堪重负,国内的社会安定也会受到威胁。他警告说,必要的时候会把房屋充公。“城镇层面上认同我的人很多”,Palmer说,“在城里,在街上,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

 

为了体察城镇所面临的挑战,联邦总统Joachim Gauck(约阿希姆·高克)2015年11月访问了贝尔吉施格拉德巴赫。“我们做得到”,Lutz Urbach市长说。然后他又给这句话加了一个词。“我们现在还做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