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能单独解决我们所面临的问题”

外交部长Sigmar Gabriel(西格玛·加布里尔)说,通过诸如二十国集团这类论坛的交流,政界能比通过闭关锁国实现更多。

部长先生,您年初在波恩主持了二十国集团国家、即最大的20个工业国家和新兴国家的外交部长会议。2017年的外交政策主要是危机管理,这样的印象属实吗?

历史上很少有那么多危机和冲突如此迅速接踵而来的时期。这些危机常常是非常复杂的,它们有着不同的原因和影响。和过去相比,它们也较少孤立地存在于某个地区。这当然是我们外交中要应对的,这使得我们没有喘息地处于持久的危机模式之中。但是,我们不能忘记,也在某个时候关注一下日常危机管理以外的事情。如果我们始终抱着灭火器从一个火炉跑向另一个火炉,那么我们只是在同现象作斗争,但是对我而言,致力于消除危机的根由同样重要。因此,我们在像二十国集团这样的论坛中会晤,并非常公开地谈论我们想要如何构建这个世界,这是一件好事。寻求一个稳定而又公正的全球秩序,这也是国际政治中的一项核心任务。

像二十国集团这样的多边组织在外交上到底能做些什么?它们与联合国等国际组织的合作有多紧密?

没有一个国家能够独自解决我们所面临的问题。气候变迁、人道主义灾难、恐怖主义--您不是能通过孤立来应对所有这一切的,而是要和强大的伙伴一起应对。就这点而言,像二十国集团这样的论坛是闭关锁国政策的对立模式,可惜的是我们目前在许多领域仍能观察到这种闭关锁国政策。因此,在这一过程中,与联合国之间的协作是极其重要的。联合国是全球秩序作用最有效的地方。整个世界共同体在那里碰头。因此,二十国集团德国轮值主席也在其
计划中将尽力支持联合国确立为其目标,因此,联合国秘书长António Guterres(安东尼奥·古特雷斯)也出席了在波恩举行的外交部长会议。

在外交部长会议上,与非洲的伙伴关系是一个重要议题。为什么这一伙伴关系如此重要,它的重点主要设定在哪些领域?

非洲是一个有着非常不同境况且面临着复杂挑战的大洲。但是,有一点清楚的是:非洲是一个充满未来与机遇的大洲。我们在二十国集团内达成一致,我们应增强与非洲的合作。因此,与非洲建立二十国集团伙伴关系倡议是德国轮值主席的一个重点。在这个过程中,安全问题应和减贫与经济发展应同样得到重视。而且,实施可持续发展目标是一种帮助非洲国家迈向和平、安全、富裕和民主道路的重要手段。此外,我们还想增强非洲联盟以及非洲其他地区组织的能力。因此,非洲联盟也有代表参加了在波恩举行的外交部长会议。

德国想要与二十国集团一起,通过实现2030可持续发展议程以及巴黎气候协议,来改善世界经济面向未来的能力。必须满足哪些先决条件,以便使之获得成功?

2030议程以及巴黎气候协议合在一起,是国际共同体在可持续事业上的一次真正的飞跃。我们在联合国框架里在2015年确定了可持续未来的雄心勃勃且可测定的目标。2030议程拥有成为我们这一代的公正工程的潜力。我相信,不仅增长本身是重要的,而是增长的方式与质量也是重要的。这不仅是按国内生产总值测定,而且,对于一个真正稳定的世界秩序而言,社会、经济和生态的公正性至少是与民主参与和三权分立等政治因素同样重要的。

但是,全球化如今对世界上许多人而言更多是一个消极的概念。政治家们通过诸如二十国集团等论坛能做什么,以便使联网的世界也是一个值得人们生活的世界,尤其是一个更为公正的世界?

我能够理解,鉴于世界上日益增长的不平等,许多人感到不满意,但对此的责任不在于全球化。联网与交流是对我们有益的,它们也是一种给所有人带来更多富裕的机遇。因此,不应阻止全球化,而是应更好、更公正地构建它。一个良好的例子是可持续的全球供应链。在此,政界和经济界、尤其是全球性企业有机会和使命,将全球化引入正确的轨道。如果沿着整个供应链的劳动、社会与环境标准都正常的话,那么,所有人都能从增长中获益,而不只是公司老板获益。二十国集团在明年将专门致力于这个议题。

至于增长与富裕这两个关键词:在许多国家,对自由贸易的好处的怀疑在增加。我们是否到了新自由主义时代的末端?我们是否在朝着全球交织逐步减少的方向移动?

我们的经济模式与社会模式基于自由与公平的贸易。我给您举个例子:在德国,有200多万工作岗位直接与亚洲贸易相关。通过合作与交流,比通过闭关锁国,我们能实现更多。因此,我是持担心的态度看待最近出现的某些贸易保护主义声音。尽管如此,仍然明确的是:最终,贸易保护主义者是不会得逞的,因为我们模式的抵抗力太强大了。//


简介
为人类而奉献
Sigmar Gabriel从2017年1月起担任外交部长。此前,这位社民党政治家负责经济部(2013年至2017年)以及环境部(2005年至2009年)。他提出的主导问题之一就是:对人类最好的是什么?和平、人权、清洁的增长与体面的工作是他政策的核心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