驻南非大使Walter Lindner(瓦尔特·林德纳)

在deutschland.de“在任上”系列中,德国大使和德国在国际组织中的高级官员带您一瞥他们的工作。第24部分: Walter Lindner在南非。

GIC Africa - Walter Lindner

近几年来大使这一角色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大使并不容易给人留下随和、亲切的印象。他们身边的气场,更多的是疏远的、高傲的、重要的,无论如何都不是那些为生活奔波的百姓所熟知的。与普通生活的贴近不是自然而然形成的,而是你必须主动去寻求。这方面要靠好奇、自发、即兴和冒险乐趣来领路,在外交圈子里停留,照本宣科地讲一些标准套话,那些一成不变的措辞好像什么都说了,其实却什么也没说 -- 这都不是好的途径。在许多“普通”人看来,外交官缺少的是亲切、幽默、倾听和诚实。我很高兴的是,我在这里也改变了公众对于一国使节的要求。协定、鸡尾酒会、纪要和关起门来为几个逗号无止境地争吵,这些方式在社交媒体的时代早已不够用了。如今更受重视的是传播好感度,是公开、公关、直接与民众对话,以及创新思路。这真是一种幸运!

人们说您是有些“与众不同的”外交官。您会给南非留下什么印象?

在我出任过大使的所有国家 -- 肯尼亚、委内瑞拉和南非,我早晚都会得到酷大使的名声,也就是一个不符合传统外交官角色的大使。这一方面对于我这样一个学音乐出身、扎长发马尾辫的人来说很正常,另一方面,也许主要是与我前面说过的外交官新形象有关系:与其没完没了地参加鸡尾酒会,不如出门访问小镇,与大学生或是失业青年交谈;与其为深不见底的部委档案馆勤奋撰写无人阅读的材料,不如与该国的爵士乐大腕同台表演;与其以“yourexcellency”(阁下)的身份被作茧自缚在国家礼节中,不如去做南非脱口秀的嘉宾。当然很多东西要视各个国家的周边环境和安全状况而定:在非洲和拉美可以作为自选项目的,到喀布尔和巴格达就行不通了。南非有很多事情可做:音乐、幽默、足球、新的沟通、自由谈话和创新做法。我个人在来到南非以后,在推特上也很活跃,同时还有大使馆和德国非洲信息中心的推特通道和脸书网页。我们还在Instagram起步,推出了#KhombiSAGermany项目。我们把一辆1971年的大众嬉皮士面包车改装成了流动德国展示车。我们开着它去那些大使馆一般不会去的地方:大使充当出租车司机,穿梭在马姆罗迪和索韦托的城区。

为何德国和南非对彼此来说都非常重要?

南非是我们在非洲的战略合作伙伴。交流的层面多而丰富:超过600家的德国企业活跃在这里,为当地提供约10万个工作岗位。每年有数十万德国游客来到这个国家,其中有很多已经不是第一次来了。政治层面上的交流也很密切:2016年11月将召开双边委员会会议,并将分成八个专业委员会就具体的合作项目进行协商,主题覆盖广泛,从科学到可再生能源,直到外交与安全政策。

都说您对非洲有一种特别的热情,而您在这片大陆上也已经总共生活与工作了十多年。是什么令您着迷,在您看来,非洲的魅力何在?

原因有很多,我这里只谈一个特别的。我是专业学音乐出身的 -- 准确地说,我同时也是法律专业人士,与民众和年轻人接触的渠道在这里是完全不同的,他们以本地或地区的规模走上舞台,音乐在非洲的活跃程度为任何其他地方所不及。从中也可以看出这片大陆和生活在这里的人们的真实灵魂。数十年来,我也在自己的录音室工作,这个录音室我走到哪里带到哪里,因此也总是能制作出与应邀前来的各国音乐人合作的作品,无论是与肯尼亚的Eric Wainaina(埃里克·瓦伊纳伊纳)、加拉加斯的萨尔萨音乐大师,还是南非的传奇爵士乐手Sipho Hotstix(西波·休斯提克斯)。您会在地球上的几乎每个角落遇见伟大的天才,不过在南非这里尤其之多。如果我只局限在法律专业的学习中,这个视角也许就不会对我开启了。

一个国家的内部看法和外部形象往往不同。以您个人的经验,您觉得关于南非有什么不得不说的吗?

以我在德国的认识看,南非的问题被过多地强调了。当然,贫困和犯罪率无可否认,在这个国家也必须遵守一定的规则。但另一方面,您可以在南非从一个国家看到整个世界。这里的景观和文化都具有极大的丰富性。从热带雨林到山地和荒漠,直到梦幻沙滩,您可以在这里找到一切。这里的人们开朗、幽默、好客。许多人受惠于旅游业,否则他们很难找到工作。我向你们保证,你们一定会喜欢这里。

www.southafrica.diplo.de

脸书:

德国驻南非大使馆 

德国非洲信息中心(GIC) 

推特:

Lindner大使 

德国驻南非大使馆 

德国非洲信息中心(GIC ) 

Instagram:

www.instagram.com/KhombiSAGerman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