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eign Minister addresses UN (chinese translation)

Russia's war against Ukraine condemned - the speech of German Foreign Minister Annalena Baerbock in the wording

Baerbock at the UN General Assembly on Ukraine
Baerbock at the UN General Assembly on Ukraine dpa

外交部长安娜莱娜·贝尔伯克在联合国大会就乌克兰局势召开的紧急特别会议上发表讲话

几天前,在基辅的地铁站里一名女婴呱呱坠地。我听说她叫米娅。她的家人不得不寻求保护——如同乌克兰各地几百万的民众,保护他们免受炸弹和导弹、坦克和手榴弹的袭击。他们生活在恐惧之中,痛苦之中。他们被迫同最亲爱的人分离。因为俄罗斯发动了入侵乌克兰的战争。

我认为,今天的投票关乎米娅,关乎我们孩子的未来,而且这是一个我们自己可以决定的未来。今天在这里,我作为我国的外交部长站在你们面前,但同时也是以一名德国人的身份——享有成长在和平、安全的欧洲这一不可置信的优待权的德国人。世界在经历德国纳粹发起的第二次世界大战这场残酷战争之后, 76年前联合国成立,目的是维护和平和安全。宪章里写道, 联合国的成立是“为了避免未来人类遭受战争苦难”。这里指的既是我这一代,也包括米娅这代。

联合国的原则构成了世界和平的框架:基于国际法、合作、和平解决争端这些共同规则的世界秩序。俄罗斯粗暴地攻击了这一秩序。因而,这场战争不仅针对乌克兰,它也关系到欧洲,关系到我们所有人。

俄罗斯发起的这场战争意味着一个新时代的到来。我们正站在一个叉路口。我们以前深信的一切已发生改变。今天我们面临一个新的现实,这个现实不是我们中间哪个人主动选择的。这是普京强加给我们的现实。

俄罗斯发起的这场战争是一场侵略战争。它基于 无耻的谎言,拉夫罗夫外长今天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再次重复了这些谎言。您说,你们的行动是出于自卫。但全世界都看到了,你们是如何在几个月间集合军队准备进攻的。您说,俄罗斯的行动是为了保护母语为俄语的民众免受袭击。但今天全世界都看到,你们如何轰炸哈尔科夫母语为俄语的乌克兰人的家园。您说,俄罗斯派遣的是和平之师。但你们的坦克没有送来水、没有送来婴儿食品,没有送来和平。你们坦克送来的是死亡和毁灭。事实上你们滥用了作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权力。拉夫罗夫先生,您可以自欺。但您欺骗不了我们。您骗不了我们的民众,您也骗不了你们本国的民众。

俄罗斯发起的这场战争标志着一个新的现实。我们每一个人现在都必须做出坚决、负责任的决定,必须选边站。我国加大了对乌克兰的支援,将提供药品、食物、人道主义援助物资,并为难民提供住所。今天在这里的许多国家也都在这么做。对此我非常赞赏。

我们听到有传言说,逃离乌克兰的非洲裔难民在欧盟边界受到歧视,——这个传言也在这个大厅里传播。今天早上我去了波兰。我同波兰和法国外长共同非常清楚地明确了一点:每个难民,不论国籍、种族、肤色,都应获得庇护。

我们决定为乌克兰提供军事援助——以便乌克兰能够依据《联合国宪章》第51条进行自卫,抵抗侵略者。德国完全清楚其所肩负的历史责任。因而,今天以及未来永远,我们都将坚定地致力于外交,始终寻求和平解决方式。但如果我们的和平秩序受到攻击,我们必须认清这个新现实,必须负责任地采取行动。因而,今天我们必须同心协力捍卫和平!

过去几天我满世界打电话时听到有些国家的外长说:“你们现在要我们声援欧洲。但是你们过去支援我们了吗?”我想非常清楚和诚实地告诉你们:我能理解你们。我们能理解你们。而且我真的认为,我们应该总是愿意批判性地反思我们自己的行为、我们以往在世界上的作为。我准备这么做。

但现在重要的是当前局势。 这关系到那些因为自己家被轰炸而需要躲藏在地铁站的家庭,关系到乌克兰民众的生死。欧洲的安全岌岌可危,《联合国宪章》岌岌可危。这里每个联合国成员国几乎都有一个比自己更大、更强的邻国。因此这关系到我们大家,女士们,先生们。

因而我急切地请求大家戮力同心捍卫和平,为今天所提的这项决议投赞成票。大主教德斯蒙德·图图曾说过:“如果你在不公正的情形下保持中立,那你其实已选择站在压迫者一边。”今天我们所有人都必须做出抉择:和平还是侵略,秉承公正原则还是屈服于强者意志,采取行动还是转过头去视而不见。

当我们投完票回到家时,我们都将再次同孩子、伴侣、朋友或家人围坐桌旁。那时我们每个人都不得不直视他们的眼睛,告诉他们,我们做出了怎样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