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差异不再重要”

他们随时为下一次任务做好准备:Daniela Fetzer和她的搜救犬Onja在地震和其他灾难之后搜寻幸存者。

我随时为海外任务整装待发。接到电话后,我还有几个小时准备时间。我会首先打电话给我的雇主请假。自我记事起,我就志愿为联邦搜救犬协会工作。这个协会在全德国共有81支队伍,每队有大约10条持证搜救犬。我是一名农业工程师,我很高兴我的雇主支持我的志愿工作。很幸运,我从来无需单独执行任务。我的爱犬Onja总是伴随在我身边。她是重要支柱,我们是一个完美的团队。她在地震及其他灾害之后搜寻幸存者。她一叫,我就深吸一口气:她发现幸存者了。是我自己把她训练成搜救犬的。我们首次共同到海外执行任务是2015年在尼泊尔。地震24小时之后,我们降落在加德满都。当时情况很糟糕。许多有人被埋的地方都无法抵达。因此,Onja和其他9条来自德国搜救犬队的狗并没有太多的事可做。我们飞到廓尔喀地区,在医院帮忙。有Onja在很好,她让许多孩子欢笑。在尼泊尔我注意到,在灾害中,文化差异完全被淡化了。在这样的情况下,受灾者和援助者只关注真正重要的事:生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