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与现实

应如何正确理解右翼民粹政党德国另择党(AfD)的“选举获胜”,著名舆论研究者Manfred Güllner如是说。

图林根州选举前的电视辩论
图林根州选举前的电视辩论 dpa

如果德国许多媒体关于选举的新闻报道全都符合事实,那么德国正在发生一场剧烈的“大地震”。像《明镜》周刊这样的“主流媒体”定期宣称,选举结果“震撼”德国,“改变德国”或是“打开了一扇通往新的政治时代的大门”。而德国另择党不仅被自己的领导层,而且还被《明镜》周刊称为“新晋全民党”。

选举研究者Manfred Güllner
选举研究者Manfred Güllner dpa

绝大多数人并不想与德国另择党有什么关系

Forsa研究所所长Manfred Güllner

但实际上,仅仅从数字上看,德国另择党离成为“全民党”都还差得很远。在2018/2019年进行了州议会选举的六个联邦州中,总计只有十分之一的选民投票给德国另择党。近90%的选民无论是从前还是现在都不想与德国另择党有什么关系,或是选了其他政党,或是没有投票。

即使在该党在德国东部的根据地勃兰登堡、图林根和萨克森三州,没有投票给该党的选民比例也高达86%85%82%。同时,德国另择党所谓的“持续增长”也并无根据。在2018/2019年的六次选举中,该党所获得的选票要低于两年前的联邦议院选举。在2018/2019年的选举中,这六个州的“右翼”选民总数从两年前联邦议院选举中的270万下降到了226万,减少了44万。

德国另择党并没有广泛的群众基础。

Forsa研究所所长Manfred Güllner

德国另择党也并不像更早的那些真正的全民党一样,拥有广泛的群众基础。它是一个主要由男性组成的单一的誓言团体,集聚了战后德国一直隐藏的潜流,来吸引容易受到民族主义思想影响的人。

各个“老党”也并没有像新闻报道说的那么衰落。通过大众化的、亲民的展示活动,它们在各州选举中赢得的选民也多于上次的联邦议院选举。例如,与20179月相比,基民盟在萨克森州的候选人Michael Kretschmer的选票增加了3万张,社民党在勃兰登堡州的候选人Dietmar Woidke的选票增加了6.9万张,左翼党在图林根州的候选人Bodo Ramelow的选票增加了近12.6万张。

而在那些现任州长特别不受欢迎的州,例如Sieling(西林)所在的不来梅州,或是仍然走不出同样不受欢迎前任的阴影的Söder(索德尔)所在的巴伐利亚州,社民党、基民盟和基社盟就会受到选民的相应惩罚,这些自由中间派政党的选民大批倒向绿党。经历同样遭遇的还有黑森州的Bouffier(布菲耶),其实他属于自由派,但受前任州长Roland Koch(罗兰·科赫)连累,继承了一个被民众视为右倾的政党。

此外,早在德国另择党出现之前,联盟党和社民党这两个此前的全民党的可信度和重要性就已经开始急剧流失。基民盟、基社盟和社民党在上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初期支持率达到近80%,而到2009年支持率已经降到40%以下。

不参选人绝不会是激进选民

Forsa研究所所长Manfred Güllner

随着联盟党和社民党的凝聚力日渐丧失,“不参选人党”日益壮大,其中多数人为政治与社会中间阵营的不满民众。这一大群不满意民众绝不会是激进选民,但他们却未能得到媒体新闻报道的应有关注。

Manfred Güllner教授博士是社会学家、社会心理学家和经济学家。他在1984年创建了Forsa研究所,并使它成为德国领先的舆论研究所之一。

You would like to receive regular information about Germany? Subscrib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