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星上的居住

Christiane Heinicke(克里斯蒂安·海尼克)在一个火星站生活了一年,她正在为未来的探险研究住房问题。

Christiane Heinicke教授,火星住宅研究人员。
Christiane Heinicke教授,火星住宅研究人员。 picture alliance/dpa

“House of the Rising Sun”是这个遗世独立的站点最受欢迎的歌曲之一,它的标题也可以叫“Life on Mars”,因为Christiane Heinicke作为唯一一个德国人在火星站待了一年。这座火星站直径11米,高6米,完全由塑料制成,位于夏威夷莫纳罗亚山的半山腰。那是在2015年,这位1985年出生的物理学家与其他五名受试者在这个半球形建筑中度过了整整366天 -- 因为是闰年。这成为美国航天局NASA六次HI-SEAS任务中最长的一次。

莫纳罗亚山上的火星站并不显眼。
莫纳罗亚山上的火星站并不显眼。 picture alliance / dpa

Christiane Heinicke之后也一直在从事与火星相关的工作。多年来,这位不来梅大学的教授一直在应用航天技术和微重力中心(ZARM)研究人类在这颗红色星球上适宜的住处。“我们必须确保航天员能够生存”,她在一次采访中这样描述自己的任务。这在火星上并不容易。零下65度的低温、有毒二氧化碳组成的大气,还有极低的气压 -- 这是真正的所谓不适宜生存的环境。火星站的各个模块大小不一,其心脏是实验室模块,此外还有睡眠和休闲模块,当然还有气闸。

未来的火星站也是不来梅大学2022年7月发起的“Humans on Mars – Pathways toward a long-term sustainable exploration and settlement of Mars”(人类在火星 -- 火星长期可持续探索与定居之路)项目的研究目标之一。Christiane Heinicke是大约60名研究人员之一,他们想要以跨学科的方式为人类探索和移居火星提出长期、可持续的概念方案。其目的是在火星站内生产氧气(“我不能开窗通风。”)、水、食物和能源。

没有窗户:在不来梅开发的用于火星生活的居住和工作模块的模型。
没有窗户:在不来梅开发的用于火星生活的居住和工作模块的模型。
picture alliance / dpa

这项研究并不仅仅惠及未来的火星居民,“我们为火星开发的技术在地球上非常有用”,这位地球物理学家解释说。干旱的夏天和饮用水就是例子:“如果我们能够尽可能地现场再生这些饮用水,那将对我们有很大帮助。”

30年来,不来梅的落塔一直是全球微重力研究的重镇。
30年来,不来梅的落塔一直是全球微重力研究的重镇。
picture alliance/dpa

© www.deutschland.de 

You would like to receive regular information about Germany? Subscrib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