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可再生的

现在,在德国很多地方已经能看到能源转向的成果 -- 从阿尔卑斯山到北海

BPA Andrea Bienert

骑士阿尔卑斯山岳像被洒满了金粉在夕阳下闪着光芒。这座高峰矗立在贝希特斯加登地区,山上的阿尔卑斯玫瑰和瑞士五针松让它显得安详如天堂。徒步的行人蹲在特劳施坦木屋客栈的平台,把沉重的背包倚靠在木桌边。他们静静享受着白啤酒和羚羊浓汤。清凉的饮品和热乎乎的饭菜多亏了这里的阳光。因为客栈老板Thomas Krüger为其客人使用的全部能源-- 除了应急柴油发电机 -- 都来自太阳能光电和太阳热能,不会排放哪怕仅仅一克的温室气体二氧化碳。

这儿的山区能看到很多国家都还没有的革命性的一面:能源转向,这让人惊叹,而它的其他吸引人之处在德国最美的地区随处可见。比如,在波涛呼啸的北海:德国第一座海上风力电厂Alpha Ventus,离海岸45公里,为70000户居民提供电力;游客可以乘坐游船或飞机观看这个壮观景象。又比如在柏林市中心:参观一下联邦新闻署就会发现这里的办公室和会议厅如何用热水来调节室温。这一技术颇为巧妙。强烈推荐徒步者登上霍岑森林的维尔抽水蓄能电站,它将电储存在一个山上的人工湖里,这个湖如同巨型电池。“旅游的意义在于”,英国作家Samuel Johnson曾经说,“用现实来平衡想象,与其去想象事物可能怎样,还不如去看看它们究竟是怎样的。”这听上去像是对游客的谆谆教导,劝他们放弃一次寻常的旅游路线,用现实去衡量那些对极其环保的能源供应所持的偏见。

这是因为长久以来德国人努力尽早放弃核能、煤炭、燃气和石油的热情总被人嘲笑。德国作为第四大工业国如何能做到用风能、太阳能和水能来满足对能源的饥渴?现在已经很清楚:这是可能的。这个转向不可阻挡,没有人真能再对其提出质疑。它甚至比期望的进行得更快。已经有大约25%的电力来自绿色能源。根据联邦政府的计划,到2050年这一比例至少要达到80%。科学家们甚至认为100%都是有可能的,并且会提前很多时间实现这一目标。

其他国家想效仿这个榜样。德国《 可再生能源法》通过让所有消费者都必须支付的分摊费来加速扩建绿色发电站,这个法律成为出口畅销品:27个欧盟国家中有19个国家将其作为本国进行能源系统改造的榜样。能源转向又有什么理由不成功呢?大自然提供了足够的燃料。据计算,每种可再生能源都能数倍满足全世界的能源饥荒:最新研究表明,能源转向在费用方面也能成功。计算到2050年,能源转向的花费不会比继续使用核电及煤电更高。即使电费开始会上涨,但到中期则会下降30%。这样,消费者和企业最终可以获得明显的好处。目前德国人正在进行第二阶段的能源转向:他们将自给自足。现在有110万个屋顶安装了太阳能光电板,越来越多的人将这些电力自用,而不是接受补贴价格将其输入电网。因为,现在使用屋顶上的电能每度只要12欧分,而其他来源的电能每度则需要30欧分。

能源转向人士用自己从清洁能源生产的电能为其烤箱、电视机和电灯供电。不久,他们还将用清洁电能为电动汽车充电,晚上把多余的太阳能电力储存到置于地下室的电池里。我们可以说:阿尔卑斯山上木屋客栈老板Thomas Krüger在山上的实践,在山谷中被千百万人书写着续篇。▪
作者:Rolf-Herbert Pe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