坎坷的重启

对外经济专家Volker Treier解释,为什么遭遇供应瓶颈,但把生产迁回德国却是没有意义的。

集装箱:世界贸易的货币
集装箱:世界贸易的货币 Studio concept/shutterstock

Treier先生,中国是德国最重要的贸易伙伴。最新的数字说明了什么?

2016年以来,中国一直是德国最重要的贸易伙伴。2020年,两国之间的货物贸易总额为2127亿欧元 -- 2019年增长了3%。因此,德国进出口总额的十分之一左右源自对贸易。对中国而言,德国是第五大供应国。2019年,德国在中国直接投资额为970亿欧元。中国投资者2019年在德国的投资额为55亿欧元。

德国经济界抱怨供应不足,比如芯片。这是为什么?

经济复苏中的全球需求增长比普遍认为的更快、更强劲。而初级产品和原材料的产能无法以同样的速度重新调整。运能的下降与贸易冲突也导致了个别原材料和初级成品的供应困难。此外,还有一些不可抗力的情况,比如芯片厂的一些火灾和中国港口的新冠疫情等。在德国工商联会的一个最新调查中,有40%的德国企业报告称存在供应链问题。

对外经济专家 Volker Treier
对外经济专家 Volker Treier DIHK

生产地的多样化对很多企业而言是分散风险的重要手段

Volker Treier是德国工商联会(DIHK)的对外经济专家。

德国是否因此应该像一直以来被要求的那样,把关键商品的生产迁回德国?

全球化意味着生产地、供应商和客户的多样化。对很多企业和经济体来说,它是分散风险的一个重要手段,有助于应对危机。我们对海外德国企业的最新调查也表明:那些在疫情中遇到供应困难的企业更愿意寻找新的供应商或者把供应商分散到多个国家和地区,而不是把生产迁回公司。

专家们都在用“Decoupling”一词描述中国经济和世界经济的脱钩。您如何评价这个发展?

从外贸数字可以看出,德国经济与中国经济乃至与美国经济是紧密相连的。美国是我们最重要的出口市场。对于在全球范围内多元化生产的德国企业而言,这两个市场的脱钩会导致供应链颠覆性的变化尤其在高科技领域。尽管有方方面面的担忧:欧盟有机会巩固其作为经济主权参与者的地位,并且通过对未来技术进行有针对性的投资,进一步增强欧洲大陆的竞争力。

© www.deutschland.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