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的美妙世界

它是经济因素、气候发电站,一个变幻莫测、迷人的自然空间 -- 德国森林一瞥

picture-alliance

德国是一个森林国度。这个人口密集的工业国度的三分之一面积被森林覆盖着,总计1110万公顷。这并不比16世纪初时少。难以置信?人们只要数一下最著名的、最大的森林,就能明白这个数字。无论是黑森林、哈尔茨,还是费希特尔山脉、图林根森林和法尔茨森林,矗立在城市和工业密集空间对面的总是大型的绿色岛屿。中欧最大的成片森林区域是巴伐利亚森林,此外它还与捷克的波西米亚森林连成一片。而且,这里也有德国最大的国家自然保护区,面积有足足12000公顷。它也是跨境与捷克境内的国家自然保护区连成一体,两者相加是欧洲中部最大的森林保护区。

德国森林中的最大部分,即60%,是针叶树,尤其是云杉和松树。但是,在阔叶树方面,曾经令人极其着迷的“德国橡树”并非占据首位,而是山毛榉。向外伸展的山毛榉林 -- 在林中,在光滑、银灰色的树干之间透着日光 -- 是德国最美丽的林区之一。德国五座贴近自然、充满着古老参天大树的山毛榉林在2011年春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自然遗产名录。这些森林覆盖约4400公顷土地。它们当中也包括在朔夫海德-科林生物圈保护区的格鲁姆辛。在乌克马克南面、柏林以北,只要一小时车程,就能看见矗立着的这座大约600公顷大的森林。对于游客而言,格鲁姆辛提供的几乎像是时光之旅的东西。在这里,冰河纪留下了它的痕迹,人们经过的是由高地和洼地组成的开裂区域。数百年来,几乎不可能有比这更好地保护该地区免遭开垦。在树木之间是沼泽地、小水塘和森林湖泊:一个由森林与水构成的自然纪念物。但是,人类并非全年都能来此静心,蚊蝇攻击着徒步旅行者,它们似乎不愿这个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新名声吸引太多的游客来到保护区。

联合国把2011年宣布为国际森林年,藉此在全世界范围引起人们对这些生存空间对我们星球与人类的巨大意义的关注。森林在地球的气候系统与天气系统中扮演着一个重要角色。它们调节水和空气的平衡,是巨大的二氧化碳储存器和不可替代的动植物物种场所。人们在经济上对森林的依赖性,比通常想象的要大。宣传所有这些森林功能的知识,是国际森林年着力推动的重点。

在德国,人们对森林的兴趣本来就大。例如,米里茨国家生态保护区每年有超过50万游客。在国际森林年,这种好奇会被额外的、丰富的森林体验活动激发。在德国联邦食品、农业与消费者保护部的领导下,在全德各地举行5000场活动,包括徒步旅行、森林导游、音乐会与植树活动。在国际森林年结束时,位于柏林的德国历史博物馆将在2011年12月2日开启一个展览:“德国森林:一个文化史”。到时,将展示文学与绘画中的森林世界,一个经策划的、有时超载的“自然的理想形态”(展览将到2012年3月4日止)。

可能德国人的森林意识之所以那么高,是因为他们充分利用这一“绿肺”,用于休养和体育活动。正如一份问卷调查所得出的结果,在德国,50%的人每两个月或更频繁地去森林。森林跑步、徒步旅行或散步,他们在绿色中寻找脱离繁忙日常生活的轻松。人们称之为呼吸新鲜空气,而科学家们则把它详细地诠释为独特的森林气候:遮阳光、防噪音、舒适的空气湿度,诸如此类等等。

覆盖德国约15%的森林面积的是山毛榉,橡树占近10%。若没有人类的干预,-- 对此植物学家相当确信--,山毛榉几乎会覆盖德国全境(山区除外)。针叶树云杉(28%)和松树(23%)占主导,这是人为的。云杉每年的高增长率及其多用途的特性带来丰富的木材和迅速的利润。在此,形成了声名狼藉的单一种植,它们也特别容易受到风暴灾害、疾病和害虫的侵袭。但是,德国已经开始对森林进行改建,以使风险最小化。在植树造林方面,人们越来越多地使用阔叶树,想要由此提高混合林的比例。对于林业而言,这是一个高要求的任务,但是,必须在选择树种时对普遍的气候变迁方面已经可辨的和未来的影响加以考虑。从今天来看,有一些发展趋势似乎是肯定的,云杉将退位,原因是它们无法抵抗长期干燥和酷热,而山毛榉、松树与橡树在此类条件下更具抵抗力。

德国森林如今情况如何,这可在每年的森林状况报告和联邦森林盘点中了解。特别是橡树和山毛榉,它们严重受害、树冠光秃的比例很高。虽然20世纪80年代人们所担心的“森林灭绝”现象并未发生,但是,细心观察树木仍然必不可少。无论是空气污染还是过度施肥的作用,无论是对森林土壤内过程的研究,还是对微型细菌和真菌行为的研究,森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多地成为科学研究的对象。

此外,森林也是一个重要的经济因素。林业和木业是德国最大的经济部门之一。从业人员有约120万,每年销售额达1700亿欧元,令人惊叹的数字!德国属于欧洲森林最丰富的国家之一。在这里,树木每秒钟生成一个边长为1.55米的木块。德国的森林未被过度利用,树木的生长量高于开采量。因此,这一森林储量也可供能量式木材利用。但是,可能不久以后,森林的利用就会发生显著改变。恰恰在气候变迁的背景下,木材处于焦点之中。木材越来越多地用于建筑物,用于生物能发电站的能量式利用,以及用于取暖和许多日用品上,这可以且也应该为二氧化碳的减排作出贡献。作为能量供应体,木材具备可再生原料的一切优点。倘若这些目标能够实现,那么预计对木材的需求将显著上升。在这种情况下,继续满足森林保护与自然保护的要求、维护得到足够保护的森林面积、为森林里的蠕虫、甲壳虫和昆虫保留足够“死木”,这些都不是简单的任务。幸运的是,可持续的林业与木业不用重新发明,而是已经存在了300多年:1713年,萨克森矿长汉斯•卡尔•冯•卡洛维茨就提出了这个概念。

德国以及全世界范围的森林属于未来重要的工作区域。但是,树木有着不同于人类的时间尺度,它们数十年、数百年来在生长。这意味着,今天就必须确定发展方向。木材成为了一个复杂的主题。谁在此时“只见树木,不见森林” -- 正如一句德国谚语所言 -- 那么可以建议他在树干之间,在一个山毛榉林的保护伞之下,进行畅快的散步,以便休养和寻找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