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年德国历史

德国人共同将东西部之间的融合打造为一部成功史

每个在德国清醒经历了柏林墙倒塌的人,都清楚地知道1989年11月9日他在哪里。在西部还是在东部,在联邦德国还是在民主德国,这并不重要。这是集体记忆的一天,尽情欢乐的一天。纪念1990年10月3日,纪念德国在分裂40年之后重新统一的日子,这对于许多人来说实属不易。而25年前的这一天对德国当代史至少同样重要。从国家法的意义上讲,德国统一在1990年10月3日这一天完成了 -- 通过勃兰登堡州、梅克伦堡-前波莫瑞州、萨克森州、萨克森-安哈尔特州和图林根州这五个联邦新州加入“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基本法的适用范围”。东德和平革命和二战战胜国的合作意愿让德国重新统一成为可能。自由取得了胜利,民主体制从此适用于整个国家,而不仅仅在西部。联邦德国的国土面积扩大了将近三分之一,人口增加了1650万左右。1990年10月3日,德国人大张旗鼓地进行庆祝:政要发表致辞,柏林的帝国议会大厦前举行盛大的焰火表演,从这里直到勃兰登堡门前的巴黎广场人潮汹涌。勃兰登堡门多年来是分裂的象征,而今,它成为统一的象征。

 

一些人当时在重新统一的喜悦中就已经夹杂了对于未来的担忧。对于许多长年生活在东德独裁统治下、只知晓社会主义计划经济的人来说,几乎所有领域的生活都发生了快速改变:许多日常的东西必须重新学过,职场,学校类型,子女照管,与政府机构打交道,整个生活现实发生了变迁。许多人从头开始,失业了,必须转而开始新职业,重新构建自己的生活。那些旧的确定性和保障已不复存在,而新的东西,如自由,还有许多新的可能性,又加重了不安感。

 

在此前几个月当中,许多人已经多次驱车打探了各自的“另一个德国”。许多东德居民当时站在西部德国城市的超市和百货公司里不知所措。许多西部人惊讶于东部褐煤的味道覆盖了一切,惊讶于崎岖狭窄的街道,城市中那些无比壮观却破败的老建筑,有些立面墙体上还能看到二战战役中留下的弹孔。虽然随着“统一条约”生效,德国从形式上是统一了,但是两部分德国人们的生活状况还是有天壤之别。“东部建设”因此成为全德国的任务,自1990年以来也是历届联邦政府最重要的内政目标之一。

 

 “在东部和西部,人们都有意愿去说:这必须是成功史,这样我们才能共同拥有美好的未来”,阿伦斯巴赫民意调查研究所的舆情研究员Renate Köcher说。联邦政府至今已投资了无数亿欧元的资金促进东西部的融合:从1990年至1994年,新州从“德国统一基金”中获得了820亿欧元;1995年至2004年,在《团结公约I》框架内的大量资金从联邦州财政平衡机制流向东部,这一机制规定了如何平衡各个联邦州的财力差异。此外每年联邦政府还额外投入206亿欧元。从2005年至2019年《团结公约II》适用期间,共计有1565亿欧元可供支配。还有:东西部所有公民都共同参与“东部建设” -- 通过“团结附加税”,这是一种补充税,目前税率为所得税的5.5%。

 

 “我们的目标不是同样的、而是等值的生活条件”,联邦总理Angela Merkel强调道,她本人就是在东德长大的。“我们眼下距离这个目标比十年前明显更近了,比二十年前更加不用说了。”当然现在的德国也不是处处如意,东西部都如此,但自德国统一的第一天起,迄今25年来取得的成就仍旧随处可见。最为显而易见的是在交通基础设施和城市当中:1900公里新建或扩建的联邦高速公路横贯几个新州,总共倡议、实施了17个大型交通项目 -- 9个轨道项目、7个高速公路项目和1个水路项目。通信设施建设达到欧洲最先进的水平。东德一度曾任由历史老城区衰败,而聚力新建大板房,如今,这一衰败趋势已被阻止,这也要拜许多个人努力所赐。东部的老旧住宅建筑现已获得重新修整,并进行了能源的现代化改造。因此,像德累斯顿、埃尔富特、格莱夫斯瓦尔德、莱比锡、波茨坦、魏玛,还有许多其他德国东部城市,都再次以老城区的历史性建筑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吸引着世界各地的访客。

 

旅游业也是这样。新州的旅游业已经成为重要的经济要素:梅克伦堡-前波莫瑞州在波罗的海拥有沙滩、石灰岩和大大小小许多湖泊,甚至比其他任何联邦州都更能吸引众多的夏季游客。波罗的海和埃尔茨山脉之间的许多历史性文化遗迹如今都是世界遗产,受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保护。欣欣向荣的旅游业也要感谢东部的生态改造:环境保护在东德时期不受关注,其后果是惊人的:空气污染严重,河流湖泊受到工农业生产的拖累。现在,通过关停老旧工业设施,采用新的净水装置,东部地区空气和水的质量很快大为改观。许多资金和工作都流向了褐煤产区的整顿,在劳泽茨和中部德国形成了大面积的湖泊和新的产业区。此外,结构转型和环保措施也为经济界开辟了新的道路:环境技术和可再生能源如今在新州发挥着重要作用,“东部德国清洁技术倡议”计划将东部德国在这一未来技术领域的潜力整合到一个网络中,以此提高东部环保企业的国际竞争力。

 

东部的经济赶超过程正是两德统一最大的挑战:很快就清楚的一点是,新州经济条件远比专家们认为的要糟糕,许多前东德企业的生产无法保证竞争力,设备老化 -- 很多企业不得不关闭,失业现象增加。东部国内生产总值(BIP)自1992年起至今大约翻了一番,然而,新州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比老州足足低30%。这是联邦政府的《2014年德国统一状况年度报告》分析得出的。两德重新统一后,新州的经济结构主要由中小型企业支撑。这被视作效率偏低的一个根本因素。不过,近年来新州出现了再工业化趋势,除了环境技术,化工、机械制造、医药技术和光学技术也是如此。失业率也由此下降,不过还是明显高于西部。一些昔日的“国有企业”(VEB)成功实现了结构转型:如今,脱胎于国有企业耶拿卡尔-蔡斯的耶拿光电公司为航天使命配备光学系统。埃森许滕斯塔特在民德时期就是以炼钢而闻名的联合企业,现在隶属ArcelorMittal(安赛乐米塔尔)钢铁集团旗下,是一座现代化、高科技的炼钢厂。东部经济重镇有莱比锡和德累斯顿,这些城市得以沿袭其工业和博览会大都市的传统。人口结构变迁和农村人口的逃离给许多东部乡镇带来挑战,自1990年以来,结构疲弱地区的人口迁出十分普遍。尽管如此,许多人并没有被吸引迁往西部,而是去了东部大城市。这股生活在城市中的潮流同样也出现在西部。

 

对新州经济前景发挥重要作用的,还有现代化的科技基础设施:根据德国统一状况的年度报告统计,24所国立综合性大学,53所应用科学大学,大约200个大学外公共科研机构,共同组成了稠密的教育科研机构网络。尤其对于许多无法负担专门研发部门的中型企业而言,与高校及研究机构的合作极有价值。如今,不但是对德国东部或西部的年轻人,而且对于国际“知识劳工”来说,在新州的知名高校或研究所工作已经司空见惯。

 

 “对于剧变后的一代人来说,德国统一几乎理所当然。东部年轻人首先认为自己是德国人,而不是东部德国人”,舆情研究员Köcher说道。25年之间,许多事情发生了变化。1990年的德国和今天的德国已经不是同一个。移民和融入也使得德国较之以前更加多元化,更加开放。如今,1650万有移民背景的人生活在德国,约占德国人口的20.5%。现在德国是经合组织国家中继美国之后最受欢迎的移民目的地。政党谱系中增加了“左翼党”。该党部分脱胎于东德统一社会党的后续政党,但它早就不仅进入各个新州议会,而且也进入了四个联邦老州议会中。现在,没有人辨认得出东部从哪里开始,西部到哪里终止。不过,这不表示分裂的时代和独裁政权的牺牲者将被遗忘。人们仍保留着清醒的回忆,不仅是在纪念馆和博物馆;不仅是在周年庆,只不过记忆方式是非常特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