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悠长的中国之旅”

马悌思(Matthias Müller)在中国居住已逾20年,他刚刚经历了中国控制住新冠疫情的过程。

上海天际线前的马悌思(Matthias Müller)-- 戴着口罩
上海天际线前的马悌思(Matthias Müller)-- 戴着口罩 privat

马悌思本来想学出版专业,但是他的平均分不够,于是他不无尴尬地在柏林自由大学汉学系注册入学,却从中找到了越来越多的乐趣。他去台湾呆了一年以提高自己的语言能力,然后在路德维希港学习经济学和中文,并在杭州交换了一个学期。1998年他在中国开始了自己的第一份工作,在北京的德国经济代表处上班。此后马悌思就一直在中国生活和工作。

Müller先生,您是否还记得初到中国的日子?

记得,在台湾。我靠自己的中文能力走出了机场,感觉自己准备得挺充分,但是当20个出租车司机一拥而上,我竟一个字也听不懂了。

您现在在做什么?

我是上海德国中心市场营销副总经理,及其100%控股子公司太仓德国中心经理。

太仓是德国中小企业在中国的中心

是的,距离上海约50公里的太仓是整个中国的德国企业集聚地。这里有五、六百名德国人在约300家德国企业工作。这个地方的开发从大约25年前开始,目前发展得非常好。这样一个百万人口的城市在中国虽然仍然只能算是个小镇,但这里绿化很好,干净、方便。

如今中国对您来说还有什么新鲜、陌生的吗?

其实已经没有什么能令我惊讶了,但在交往中我还是常常会感到兴奋。我也亲身经历了中国在社会、基础设施和社交媒体上的巨大变化。

那我们就来到了一个德国现在非常关心的话题:通过人工智能进行监控。

中国知道我走的每一步,这个我非常清楚。但中国人对此的态度非常实用主义,毫不担忧。一方面它可以带来经济上的便利。中国与美国同为人工智能领域的领先国家。另一方面,它也使这个国家更安全。中国人都愿意为此付出提供自己数据的代价。对我来说再也没有哪个地方有在中国这样安全的环境了。这一点也体现在新冠危机中。

您指的是什么?

借助人工智能,中国在追踪方面做得很好。例如,和所有其他人一样,我在手机上也有一个二维码,这个码根据每个人的信息呈绿色、橙色或红色。它就是我的疫情防护等级,由此可以确定我是否能够通行。中国就是这样把控了疫情。

您是否已经把中国当家了?还是会再回来?

这已经是一段非常悠长的中国之旅了,不过有一天我还是会回到德国的。我的孩子们在这里出生,两个儿子现在住在柏林,女儿正要参加毕业会考。最迟到退休我也会回来。我非常依恋故土,每年要回德国两次,联系从未断绝。

© www.deutschland.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