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加拉加斯到柏林

来自委内瑞拉的女发型师Sherlym Hernandez讲述自己如何因在一家柏林发型屋的工作而感到非常幸福。

Sherlym Hernandez在柏林担任发型师。
Sherlym Hernandez在柏林担任发型师。 Stephan Pramme

德国。“作为一名发型师,我如今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幸福。我自己都很惊讶,因为这个职业已经令我厌恶许久,我其实早就想尝试新工作了。但是我也很喜欢与人们接触,与他们共同找到合适的风格。发型得有一点点前卫,而又必须自然。”

我28岁,来自委内瑞拉。我在加拉加斯附近的一座小城市里完成了两年的发型师培训。我移民到欧洲之前,在那里工作了几年。家乡的政治局势很糟糕。我家人再也买不起食品,商店的货架大多空空荡荡。我定期给母亲寄钱,她的境况令我非常担忧。

我先来到意大利,在罗马做发型师。但这份工作没给我带来多大乐趣。四年前我来到柏林。我本来想学德语并尽快找到另一种工作。不过事情发生了变化:融入学校规定,学员必须用德语做几小时自己的本职工作。我对柏林的这家发型屋有好感,所以就去问能不能去那里实习,此后就开始了自由的合作。如今,我第一次因这个职业而真正感到幸福。

我每周工作4天,共计40小时,自由职业,生活无忧。同事们都很了不起,顾客都很棒,与他们交谈很有趣。从来没有人抱怨我德语不好。不用说,我讲得最好的是关于理发的德语。我们每年进行两三次培训,因为发型风格常常改变。现在我还不想开一家自己的发型屋。我享受独立而灵活的生活。”

记录:Nicole Sagener

© www.deutschland.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