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需要女性”

宗教为和平:国务部长Michelle Müntefering(米歇尔·明特费林)谈“宗教为和平”的意义。

Michelle Müntefering,联邦外交部国务部长。
Michelle Müntefering,联邦外交部国务部长。 dpa

国务部长Müntefering女士,近年来,联邦外交部越来越多地让宗教界代表参与对话。 宗教能在外交政策中发挥什么作用?

外交政策不仅意味着各国应共同努力,而且还意味着人们要相互理解和沟通。并非所有人都信仰宗教。信仰或者不信仰宗教并不能决定一个人的好坏。但事实是:世界上有近85%的人感到自己皈依于一个宗教。宗教团体是社会的一部分,它们具有影响力并影响着社会话语。皈依宗教是一项人权 -- 不皈依宗教也同样是人权。正如关于世界宗教自由状况的最新报告所示,宗教自由这项人权正处于压力之下。

仇恨与世界上任何宗教都不相容。

联邦外交部国务部长Michelle Müntefering

宗教领袖肩负责任,世界各地的许多宗教领袖致力于用宗教将人们联系起来,而非分裂。这一点很重要。因为回顾历史可以看到,宗教曾一次又一次地被工具化。现在,包括在欧洲,我们也痛苦地经历着恐怖袭击者将宗教滥用于他们仇视人类的意识形态。但是仇恨与世界上任何宗教都不相容。这就是为什么表明宗教和宗教团体对共存的意义是十分重要的。我们要着眼于信仰、慈善和团结所具有的缔造和平力量,并在国与国之间架起一座桥梁。因为:信仰是没有的国界的。这是有用的。具体而言,我们希望通过我们在联邦外交部的工作,告诉宗教团体它们对和平的责任,使它们更好地了解自己可能的影响力,并增强它们建设性的潜力。

2020年的重点是女性、信仰和外交 Women, Faith, and Diplomacy。这一主题与联合国第1325号决议有关,根据该决议,女性应平等地参与和平谈判、冲突调解与重建中去。联邦外交部如何促进女性的参与?

我们需要女性。可惜即使在今天,她们也很少在宗教团体中担任领导职务,但她们承担着大部分面向社会的任务。恰恰就在当前的大流行时期,对我们来说,加强社会凝聚力以及在全球推广德国教区小型的、非常具体的项目是很重要的。我们因此设立了一个没有官僚色彩的基金,比如在赫尔辛基为养老院提供支持,以及在特拉维夫为幼儿园提供数字化服务。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通常都是女性在维持这些领域继续运转。但我们在这方面还需要大力加强真正的性别平等措施。还需要发起倡议行动,突出女性在信仰和外交上所做的贡献,就像“宗教为和平”正在做的那样。

2019年“宗教为和平”大会 -- 联邦总统Frank-Walter Steinmeier(弗兰克-瓦尔特·施泰因迈尔)出席会议。
2019年“宗教为和平”大会 -- 联邦总统Frank-Walter Steinmeier(弗兰克-瓦尔特·施泰因迈尔)出席会议。 Christian Flemming/Ring for Peace

跨宗教组织宗教为和平是联邦外交部的重要合作伙伴。你们如何开展合作?

“宗教为和平”有一个由宗教界代表和跨宗教理事会构成的全球网络,他们在自己的国家,通常在很困难的条件下,出色地开展工作。对我们来说,了解这些行为体以及他们的和平和社会政治工作,并与他们开展合作,这是很重要的。

为什么女性在和平进程中如此重要 -- 是否从与宗教相关的角度来看,这一点尤为明显?

您是否看过今年联合国一般性辩论的流媒体直播?你很快就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你看到一排望不到头的黑西装。在联合国第1325号决议通过20年后,在《北京宣言》发布25年后,在外交、政治以及经济和宗教领域,女性的声音仍然不够多。我们知道,女性在世界各地致力于和平与人权,而且当她们参与解决冲突时,和平会更加稳定。有宗教信仰的女性常常处于社会活动、沟通和解决冲突的最前沿,但人们往往不是通过她们的思想或做出的努力来衡量她们,而是通过刻板印象和陈词滥调。我们需要她们的观点和能力 -- 尤其是在领导岗位上。

哪些女性在这方面给您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在今年的慕尼黑安全会议上,我有机会与Hamsatu Allamin交谈。她来自尼日利亚,自从长子被博科圣地组织绑架之后,她一直积极从事和平活动,并照顾博科圣地组织暴力的受害者。与此同时,她寻求与前战斗人员对话。她是那些女性之一,她们相信宗教是和平与凝聚力的灵感来源,而不是仇恨和排斥。

© www.deutschland.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