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转折来到了

在日本核事故之后,德国寻求在10年内退出核能。

picture alliance / Wolfram Stein

这个决定来得早于预期,在国际上释放了一个明确的信号:德国打算实现能源转折,退出核能。基民盟/基社盟和自民党组成的执政联盟决定,最晚到2022年,如今尚存的17座核电站(KKW)中的最后一座将退出电网。 这样,执政联盟遵从了自己委派的“安全能源供应”伦理委员会的建议,后者认为,德国在10年内退出核能是可能的。“我们希望未来的电力是安全的,但仍然是可靠的,付得起的”,联邦总理安格拉·默克尔5月底在接受该委员会的报告时如是说。这个17人组成的专家委员会由德意志研究联合会(DFG)主席马蒂亚斯·克莱纳尔教授与前联邦环境部长、前联合国环境规划署(UNEP)主任克劳斯·托普弗教授领导。他们撰写了48页的报告,阐述应当如何实现这项雄心勃勃的“共同事业”。出于伦理原因,核电站在德国只能运行到其容量可以由一种风险较小的能源供应取代之时。这意味着7座年代最久的核电站以及克鲁梅尔核电站现在就要关停,因为其8.5千兆瓦时的容量可以由其他风险较小的能源来供应。其他核电站的退出也将逐步跟进,其顺序按根据单个核电站的风险及其在地区电网中的重要性排列。到2021年,大多数核电站都应关闭,万不得已之时,如果能源转折所需时间超过计划,2022年前还有3座核电站服役。关闭核电站所带来的容量缺口应当通过各种渠道填补,包括更高效地利用能量,扩建可再生能源,创造性使用化石能源,重新构思所谓的容量市场。委员会强调,在不影响环保的情况下退出核能是可行的。

德国能源转折可以视为日本所发生事件的直接后果。2011年3月初,福岛核电站由于一场严重的地震和海啸而出现了严重故障,这一事故是安全设施无法控制的。地震、毁灭性海啸和核事故给人类以及环境所带来的后果,在德国引发的震惊是巨大的。核电站周围地区遭受严重污染,自此之后,方圆20公里的范围内形成了隔离区,85000多人不得不被疏散。

“我们不能轻易地回到日常议事日程上来”,联邦总理安格拉·默克尔3月中旬在柏林说。福岛核电站事故在德国导致了一场关于核电站风险的彻底重新评估。2011年3月15日,联邦政府就已经宣布暂停7座年代最久的核电站的运行,将它们从电网中移除有限的3个月时间。其原因在于,这些核电站在20世纪70年代就已经入网运行,其安全性比后来建造的核电站要低。其中几个使用时间更长的沸水反应堆大体上的设计类似福岛年份较久的核电设施。暂停运行的时间用来重新评估风险。为此,联邦政府委派了两个委员会:隶属于环境部的“反应堆安全委员会”(RSK),还有上面提到的“伦理委员会”。反应堆安全委员会的任务是严格彻查这17座核电站,专家们对每座核电站给出了仔细的评估。反应堆安全委员会主席鲁道夫·维兰德教授表示,从总体上来看,它们都表现出了“高牢固度”。但总体来说,没有哪座德国核电站在所有检查标准上都能达到反应堆安全委员会所定义的第3级最高安全级别,这个安全级别要求核设施可以抵挡一架大型客机的坠毁。不过几乎所有核电站都能抵挡得住一架军用飞机或一架中型运输机。伦理委员会主要应当回答联邦总理提出的一个问题:“我怎样才能有步骤地完成退出过程,使得这一向可再生能源时代的过渡是切实可行且理性的?”

安格拉·默克尔希望凭借能源转折使德国成为国际上的楷模。默克尔总理5月30日在柏林说,德国可以作为首个工业国,成为转向可再生能源的先行者。不过,联邦议院首先还需要通过若干法律修订案,例如核能法、加速扩建电网法、能源经济法、建筑法典、生态能源基金、力热结合发电法和可再生能源法。伦理委员会指出了能源转折给德国经济提供的巨大的经济与技术潜力。“德国可以向国际社会展示,退出核能是高效率经济体的机遇”,原话正是这样说的。5月份在法国举行的八国集团峰会上,安格拉·默克尔就已经谈到了核电站安全问题的话题,几大主要西方工业国和俄罗斯达成共识,将定期检查核电站的安全标准,以欧盟为典范进行抗压测试。意大利提出争取进行全民公投,日本明确表示将奉行可再生能源,提高能效。

德国成功实现能源转折的可能性很大,“绿色电能”在2011年之前就已经欣欣向荣,其占耗电量的比例从1990年的5%增加到了17%,这在国际上处于领先地位,其速度到2020年还将进一步提高。联邦政府的目标是到那时为止达到35%。规划内容包括扩建风能,特别是在北海和波罗的海建造海上风力发电场,还有将高压电网延长10%左右。这样,首先可以将在北德生产的生态电更好地输送到德国西南部的耗电中心。此外,还将计划大力扩建对建筑物进行的采暖技术整顿项目,这在能源整体构想中尤为重要:建筑物消耗大约40%的能源,整顿可以为提高效率、减少二氧化碳排放做出极大贡献。这样,这一部分的天然气消耗量会降低,就可以将其更多地用于发电站的发电。天然气发电站可以快速调整产量,因此最适合抵消风电和太阳能发电站生态电供应过程中产生的波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