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女性事业

在柏林举行的Women20会议发出了加强女性在经济界的地位、提高参与以及平权的明确信号。

Sucharita Eashwar感到满意。“我们做到的比我原先所想的要多”,柏林W20会议两天紧张的工作后,这位印度女性言语中透着自豪。这里的“W”代表女性,20代表全球20个在经济上最具重要性的国家。来自巴西的Ana Fontes也同样兴奋:“我跟家里的两个女儿用whatsapp通话,向她们描述了这个伟大的盛会。”两位女企业家都对女性的进步非常关切,她们都感觉到,2017年4月底的这次会议使历史的车轮又往前进了一小步。

参与,以及活跃的讨论

W20会议有来自许多国家以及社会各阶层的近100位女性参与,是7月初在汉堡举行的G20峰会准备阶段的对话论坛之一。在Sucharita Eashwar和Ana Fontes看来,本次会议尤为特别,这要归功于德国妇女理事会和德国女企业家联合会良好的组织工作,以及经过深思熟虑的会议设计。但主角还是那些积极参与的与会者,其中包括许多知名女性。除联邦总理安格拉·默克尔和家庭部长Manuela Schwesig(玛努埃拉·施维斯希)之外,与会的还有荷兰马克西玛(Máxima)王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Christine Lagarde(克里斯蒂娜·拉加德)、加拿大外长方慧兰(Chrystia ­Freeland)和美国的“第一女儿”兼白宫顾问Ivanka Trump(伊万卡·特朗普)。

在“高级别小组”会议上,名媛们深深吸引着与会者,也把全球媒体带进了会议大厅。她们一致认为,虽然已经取得了许多进步,但即使在21世纪,女性问题上仍然有许多事要做:面对身体暴力、法律歧视,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女性在经济与政治生活的参与度仍然过低。默克尔总理宣布将在G20框架下为经济较不发达国家的女企业家设立规模达数十亿的基金,由此在高级别小组会议上确立了广泛的支持,也赢得了公众的赞赏。

魅力,以及艰苦的工作

为了营造良好气氛,主持人请求大家举手表达对女权主义的认同。一些人(如Lagarde和方慧兰)对此请求响应尤为热切,另几位则较为温和(默克尔和马克西玛王后)。马克西玛王后充满魅力地为女权主义者做了定义,即“为女性平权和选举自由张目的人们”,这个定义在会议厅中获得了一致认同。“这么说,我也是女权主义者”,默克尔欢快地说出了对这一概念较为陌生的人们的心声。贵宾会议在一个半小时后结束,以自己的方式给大会赋予了高贵气质。

“简直不敢相信”,Ana Fontes后来说道。“我觉得默克尔总理的到场非常重要”,Sucharita Eashwar也表示。不过,除了充满魅力的名流亮相,与会者还有许多工作要做,她们来到W20会议终究还是为了这个。这次会议是2017年上半年在德国为G20峰会做准备而举办的七场不同主题的对话论坛中的一场,这些活动旨在让公民社会有机会将其诉求带入G20议程,从而使这次峰会获得显著成效。女性视角的加入是新生事物。女性会议在土耳其和中国举办过,到这次柏林会议也才第三届,但G20本身的历史却可以回溯到1999年,打造与维护经济与金融安全是其明确目标之一。

进步,以及还有许多需要弥补的

虽然女性在全人类中所占比例超过50%,但直到三年前,女性对这场重要国家的盛会的最终文件都几乎毫无影响。再加上她们也很少成为执政者:如今全球担任政府首脑的女性约为20名。虽然这个数字在增加,但在国际“全家福”中,她们仍然是少数。G20国家中,有很多甚至从未有过女性国家首脑。因此多年以来,女性话题在G20从未像这样真正得到重视。但女性在全球经济发展中是一个决定性因素,这一点是不容置疑的。麦肯锡曾作出预测,到2025年止,女性融入职场可以使世界经济的增长每年提升超过11个百分点。如果所谓的“性别缺口”能得到弥合,提升甚至可能达到26%。“女性为经济插上翅膀,因此不能把她们排除在外”,研究性别问题的澳大利亚女学者、W20与会者Susan Harris说。

不过现实并非如此。超过150个国家连纸面上的性别平等都没有做到,还存在至少一部歧视性法律 -- 这个数字也在柏林得到了披露。更不用提千千万万的女性不仅仅在劳动力市场上,在日常生活中也遭遇排挤。Susan Harris指出,即使在澳大利亚,也有需要弥补的:议会中女性比例只有20%。

Ana Fontes表示,巴西的情况也与之相似。曾在汽车行业担任经理的她说,那里的经济界是“男人的世界”。因此她决心自立,开了自己的第一家小公司。“但我犯了许多错,找不到人请教。”2010年她在圣保罗创办了“Rede Mulher Empreendedora”,这是巴西独立职业女性的第一个、也是最大的一个网络,拥有30万会员。Sucharita Eashwar在班加罗尔发起了一个类似的倡议行动:“女企业家催化器”。这位印度女性也希望对女企业家提供支持。她说,获取贷款是女性最大的问题。墨西哥最早创立的女企业家联合会的主席Ana María Sánchez认同这一说法:“女性需要融资渠道,也需要对金融市场增进了解。”

因为还有其他约100名与会者都与Ana Fontes, Susan Harris, Sucharita ­Eashwar和Ana María Sánchez一样,认为这一方面尤其需要弥补,这个重点就引人注目地进入了会议的最终文件。这些女性在其中要求“让女性能毫无阻碍地拥有在生产资源与经济资源方面的平等基础”。同时还要求:女性能在财产权、法律、劳动力市场、同工同酬方面得到平等对待;获得平等的受教育机会,尤其在数字化方面;以及受保护免遭暴力侵害。这份紧凑的文件经过前期持续数月的工作才终于问世,期间多次以电子方式交换意见。这份文件在柏林经过最后一道打磨和最终的批准表决,第二日才递交给默克尔总理,只盼着其中有尽可能多的话题出现在G20的最终文件里。

“这次机会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好”,Susan Harris认为。事实无可辩驳;柏林名媛们的认同,也许能给整件事情带来新的推动力。Sucharita Eashwar也希望知名人士的出席除了提高会议的知名度,还能赋予其新的影响力。“我期待本届G20的文件能为女性发出强音。”而作为组织者之一的德国妇女理事会的Mona Küpppers则颇为坦率地总结了W20会议的目标。“性别公正必须成为G20的核心话题,”她说,“我们要登堂入室。”如果能成功,历史的车轮就会前进不止一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