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以做梦”

不是官僚怪兽,而是一次绝无仅有的机会:欧盟有什么让畅销书作家Robert Menasse着迷,为什么他希望扩大欧盟。

Robert Menasse
Robert Menasse dpa

Menasse先生,您在很多的杂文中表达了对欧洲这项和平、安全和开放工程的担忧。为什么是欧洲?是欧盟遇到了险境?

欧洲统一工程在60年的时间里迈着很多小步子前进了很多。但是从2010年出现了一种非建设性矛盾,即使通过妥协也不能保持平衡:后民族国家式发展--有意识地构建这种发展无论如何是欧盟的诉求--与民族国家与日俱增的反抗之间的矛盾,后者表现在成员国政治的再国家化和越来越多选民意识的再国家化。在此情景下,针对当前和未来巨大挑战的共同体解决方案还行不通,而各成员国的解决方案却已失效。2010年以来,各种危机积重难返,其根源均可追溯到这对矛盾当中。

可惜在欧盟内部,我们从制度上将这个问题固化了:《里斯本条约》增强了欧盟理事会的权力,它成了维护成员国利益和自身利益的堡垒。一体化进程所必要的其他步骤都遭遇到了这个权力倍增的理事会的阻碍。这令人无法忍受,因为这样我们无法构建全球化,只会受困于它。

欧盟看上去像个匿名之物。这很错乱,因为欧洲统一的思想是很具体的,而民族认同感的思想却高度抽象。

德国图书奖得主Robert Menasse

您的小说《首都》获得了德国图书奖。虽然欧盟的议题对许多人来说显得庞大复杂,但这本小说却产生了非常大的吸引力。这是怎么回事?

大部分人仅仅将欧盟视为一个庞大的抽象物,一种没有面孔的不稳定事物,无法让人感性地想象。从布鲁塞尔发出的指令总是被拿来与国家政策比对。可国家政策、成员国政府和反对派都是有头有脸、有姓有名的,为人们所认识的,是被媒体每天连续报道的故事;而相反,“欧盟”或者说“布鲁塞尔”似乎是匿名的,甚至被视为一种在另一个国家首都的官员云集的地方由外人实行的统治。这当然很错乱,因为欧洲统一的思想是很具体的,而民族认同感和民族利益的思想却高度抽象。当我意识到这一点时,我明白了,我必须去布鲁塞尔!我必须去亲眼看看!

小说《首都》获得了德国图书奖。
小说《首都》获得了德国图书奖。 dpa

欧盟是人造之物,凡是人造之物必定是能够被讲述的。这就是诉求:给欧盟一张面孔。我当然无法讲述所有我在布鲁塞尔了解到和看到的一切。但是也许会从中产生一个循环:“La tragicomédie européenne”,欧洲悲喜剧。如何向非欧盟读者解读中心思想?以及对于欧洲读者而言,欧洲以外文学的中心思想又如何解读呢?我们就相互认识吧,这是一场完整的人类喜剧。

您在《首都》中展示了一个野心家、权欲之人和个人利益的布鲁塞尔。为了一个具有支撑力的未来,欧盟需要什么?

首先再次需要一个强大的欧委会主席。只有欧盟理事会的权力被压缩,欧洲才能发展,才能兑现承诺过我们的东西。

对于您而言,什么才是欧洲?

欧盟有双重魅力:它是第一个不是因生产力的活力而产生和发展的政治系统,而是由于历史的经验教训。因此它的初衷就比历史上所有盲目统治要开明。同时,欧盟也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已经对正在到来的未来即全球化给出了一个有逻辑、有系统答案的政治工程。全球化无异于冲破所有国界和主权国家的行动空间,欧盟对此有或者应该有最好的专家意见,因为这项欧洲工程60多年来一直在小步子地发展后民族国家式政治。于是总是听到--即便从欧洲政治负责人那里也是如此:欧盟需要一个叙事!我听到这就够了。欧盟本来就有一个叙事。我就常常想:那就把它讲出来呀!在还没找到这种“叙事”之前,仅说这废话有何用?

“与实际中的政客还有务实主义者不同,我可以、也有能力做梦。我知道,历史曾反复证明,从长远来看,真理往往在梦想者一边。”

与实际中的政客还有务实主义者不同,我可以、也有能力做梦。我知道,历史曾反复证明,从长远来看,真理往往在梦想者一边。

Robert Menasse, 2017年德国图书奖得主

有了欧盟,我们今天就拥有了一个在不断改进中的政治制度,它根据其诉求的确能做到民族国家再也无法做到的事:行动、构建和维持政治秩序。我们必须看到,其实在这一点上欧洲已是世界先锋。即使从长远看,我也看不到边界。与实际中的政客还有务实主义者不同,我可以、也有能力做梦。我知道,历史曾反复证明,从长远来看,真理往往在梦想者一边。

您看到地理边界了吗?

当然,以色列必须成为欧盟成员。以色列是欧洲造成的问题的产物,它应该被拉回欧洲。对于远东和平进程也可能在欧洲和平工程的负责下带来新的机遇。如果能指望以色列承诺支持28个欧洲国家,至少这个简单的事实就可以为地区稳定做出贡献。当然,北非国家也属于欧盟,这个历史上共同的文化空间--“我们的海”(Mare nostrum)必须重新建构。这也将是当前“死亡区域”地中海的一条符合逻辑的持久和解之路。

在此我停止幻想,这些都是我有生之年之后的事了。但无论如何:欧盟是首个将人权认可为其宪法基础的政治工程。谁不承认这一点并且反对民族主义者,他就是历史盲和未来盲。

采访记者: Sarah Kanning

© www.deutschland.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