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不是选举警察”

为什么联邦议院大选首次受到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的观察? George Tsereteli做出解释。

2017年联邦议院大选:George Tsereteli领导欧安组织选举观察团。
2017年联邦议院大选:George Tsereteli领导欧安组织选举观察团。 oscepa/Flickr

Photo: © Creative Commons CC BY-SA 2.0

德国。George Tsereteli是欧安组织议会大会副主席。他来自格鲁吉亚,在联邦议院大选期间协调选举观察团,领导一个由来自20个欧安组织成员国的50名议会议员组成的代表团。

 “观察德国联邦议院大选的决定是基于联邦政府的官方邀请。这是欧安组织国家普遍的做法。我们的伙伴组织民主制度和人权办公室(ODIHR)曾经在2009年和2013年的德国大选派遣小型专家团前往德国。这一次是欧安组织首次派遣综合性选举观察团到德国。

选举观察并非是坏事

在我们以前经常执行任务的国家,政府机构对选举观察的流程很熟悉。但是在德国并不是每个人都知道我们是什么人,我们的任务是什么。我们必须花多点时间来介绍我们自己和我们的工作。

很多德国人可能对联邦议院大选受到欧安组织观察感到疑惑。我可以向他们保证,他们没有任何理由感到担心。无论是新兴的还是已成传统的民主制度,每个国家都还能够从国际专家那里学到关于自己选举制度的东西。当然,一般只有出现轰动事件,比如选举被评为不民主,媒体才报道关于选举观察的新闻。不过,选举观察不应被视为坏事,我们要让流程更透明。

作为政治家,对德国的日常政治获得更深入的了解让我觉得很有意思。在联邦议院大选筹备阶段,我就特别关注所有与互联网安全以及移民相关的话题、所有产生国际影响的事件。

所有都公平、自由、正确吗?

为了做好筹备工作,我们彻底了解了德国的选举制度。此外,我们还与政治方面的专家、党派、选举机构、公民社会以及媒体的代表碰头。在选举前期,我们将特别仔细观察选战的气氛和条件:是否所有政党都可以毫无障碍地开展活动?是否所有人都能公平地接触媒体?

我们不是“选举警察”。我们既不下达指示也不提出建议。

欧安组织选举观察团协调员George Tsereteli

我们在选举日的工作之前有两天时间是在柏林进行筹备谈话,然后我们代表团兵分几路,几个人留在柏林,其他人前往德国各个不同地区。观察家两人一组到访多个选举点,一般他们在一个选举点待半个小时。每个小组最多到访15个选举点。我们将观察早晨的开幕程序、全天的选举进程和晚上选举点的关闭情况。

重要的是,我们不是“选举警察”。我们既不下达指示也不提出建议。我们仅仅观察,并向选举助理提几个简单的问题。我们将特别注意自由选举的关键要素:选民是否以秘密方式投票?结果是否被如实、准确地记录下来?

在选举点关闭后,所有小组将其观察情况汇总到总部。联邦议院大选的第二天,我们将在新闻发布会上报道我们的印象。”

记录:Tanja Zech

© www.deutschland.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