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所有人的健康做出一份贡献”

Rolf Horstmann在汉堡为全球健康而努力。他是Bernhard-Nocht热带病医学研究所所长。

Rolf Horstmann,热带病医学专家

宽敞的办公室,令人惊叹的景色:易北河、码头栈桥,Blohm+Voss公司造船厂。没有比这更具汉堡味的景色了。不过,在办公桌后面坐着的这个人目光从汉堡移开,他的思考从未只停留在这座城市,而是放眼到世界。“热带病医学研究所”,外面的入口处写着这个名称,虽然Rolf Horstmann并不喜欢这个名称。“这个名称是殖民时代的残存”,他说,本来应该叫作“贫困疾病研究所”,不过这个名字已经约定俗成了。

Horstmann是Bernhard-Nocht研究所董事会主席。40年来,他一直在这里工作。他说,这个研究所基本上具备了两个功能:一个就像是保镖,它审视着哪些疾病可能会传入德国;另一个就像乐善好施的人—他也不喜欢这个叫法,太以恩人自居了。不过它的确关系到一个富裕国家为所有人的健康做出的一份贡献。

关于所有人的健康:2014年,埃博拉瘟疫爆发,Bernhard-Nocht研究所毅然参与了抗击瘟疫的工作。研究所的工作人员前往西非,其他人在汉堡在一间特殊的实验室研究极为危险的埃博拉病毒。不久前奇卡病毒在中南美洲爆发,那时每天有100份样品送往汉堡,因为受灾地区的所有研究所都不堪重负了。“这也到了我们的极限,不过发现自己的工作还有用处,这种感觉很不错。”

Horstmann的工作就是协调这样的大型行动。此外,他的任务是在非洲进行基础研究。他和加纳的库玛西大学共同创建了一个研究中心。在该地区有很多疟疾。Horstmann的员工研究了儿童的基因组,将3000组患病儿童的基因组与健康儿童基因组进行对比。他们还研究了上千成人的基因组,其中一半患有肺结核,另一半没有。根据发现,90%感染肺结核的人并没有得肺结核病,因为身体实施了自我保护。这个自我保护是如何工作的?如何为那些并没有自然地建立这样保护的人建立起保护机制?

Bernhard-Nocht研究所已经领导加纳的这个研究中心很多年了,但很快这将成为过去。现在有三个伙伴参与其中:除了Bernhard-Nocht研究所,还有库玛西大学和加纳卫生部。“如果他们双方达成一致,认定其中一方接管中心的领导工作,那么我们就退出”,Horstmann说。这是平等相待的最后一步。应打破那种由富裕国家通过向贫困国家传授知识、在当地开展研究、制定他们的标准等方式来帮助贫困国家的老思想。Bernhard-Nocht研究所将关注加纳的发展,做到有问必答,但是Horstmann不愿咄咄逼人,也不愿压制即使没有德国也能发展的事物。如果他能够助一臂之力,如果研究所在汉堡研究的成果能够帮助世界,他就心满意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