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的补充”

波茨坦的哈索·普拉特纳研究院院长、学习平台openHPI发起人Christoph Meinel教授谈数字化学习。

Meinel(梅内尔)教授,波茨坦的哈索·普拉特纳研究院(HPI)是全球数字化学习的先驱者之一。你们在2012年就启动了社会教育网络openHPI.de。这个平台发展情况如何?

这个平台的发展十分喜人。我们有来自180个国家的约12.5万名用户,其中有许多人同时就读几个课程。我们刚刚庆祝了第30万宗课程注册。如“互联网安全”或者“Java入门”这些面向广大公众的课程的学员已经超过1万,最大的讲堂也容纳不了。

您说成功的原因之一是“共同体”这个因素。社交在数字化学习中发挥了怎样的作用?

社交因素是非常核心的。我们中或许有一两个自修者,但所有研究都表明,人们更喜欢在群体中学习。同一课程的学员能就教学内容进行交流,这一点也很重要。在很大程度上通过社交媒体实现的互动是一门成功课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学习中产生的问题可以立即在论坛中得到其他学员或教师团队的回答 -- 我们的经验表明,这种快速反馈效果很好。由此出现了一个虚拟的学习共同体,它激励学员留在共同体中。退学率相对要低很多。

数字化学习是否是未来发展的终极?或者说:它与传统学习之间最大的区别是什么,对传统学习最重要的补充是什么?

我认为各种形式的数字化教育是对我们传统教育体系的理想补充和丰富。它们不会使大学消失,但它们拥有一系列传统大学所不具备的优势。它们不受时间和地点的局限,并且富有弹性,因此课程资源的传达范围可以是全球性的。在理想状况下,教授能联系到世界各地对某专业感兴趣的人,而不仅仅是“自己的”学生。

高校或企业的大规模开放式在线课程(MOOCs)主要面向那些已经走出校园的人。怎样能够在更年轻的人群中改善数字化教育?开始数字化教育学习的最佳年龄是几岁?

一个我已经努力推进了几年的项目就是所谓的“学校云”。该项目的想法是:把计算机移出学校,并把跨学科的数字化教学内容集中保存在云端,这项服务由校外的计算中心提供。这样,学生就只需要显示器,如简单的平板电脑,就能随时随地在任何课上或在家里访问这些数字化教学内容。对学校而言,好处在于:不必再不断购买和维护新的电脑,也不必再为许可和安装条件费心。人们从小学就可以开始利用数字化学习资源。

在互联网上有无数针对各种年龄层次的培训课程、大学课程和辅导班。如何才能找到最适合自己的、真正有质量的课程?

我在全国信息技术峰会进程中领导着一个工作组,针对的就是这个话题。这样做的目的是使每个人都能通过“教育云”获取现有的资源,并为用户详细描述其内容。此外,我还想构建一个评价体系:完成课程的学员能够并应当对课程进行评价。这种来自社区的评价已经在很多地方被证明是良好的质量控制方式。当然教育资源领域的算法也是另一种辅助手段 -- 就好像是在网上寻找伙伴那样。鉴于已有的信息和其他要素,“匹配”算法能从云端为用户推荐理想的教育资源。

前谷歌经理人、德国人Sebastian Thrun(塞巴斯蒂安·特龙)曾经想要用他的在线大学“Udacity”取代实体大学。结果失败了。现在他又致力于所谓的“纳米学位”(Nanodegrees),其毕业生能在短时间内习得在硅谷找到工作的能力。数字化学习的未来发展方向是什么?

我认为这个领域不存在排他式的选择,其目的不是要取代现有的机构,而首先是对教育资源的丰富,是创造并完善新的课程资源和授课方式。有大量的研究不断指出传统教育体系的不足。对我而言,我们能在何种程度上通过技术去弥补这些不足,这是一个有趣的问题。比如,我就在考虑加强数字化教育资源的个性化,从而能更好地契合每个学员的长处和短处。

SAP的联合创办人、研究院的出资人和命名者Hasso Plattner(哈索·普拉特纳)如今还在研究院发挥什么作用?

他仍然定期讲课并主持讨论课。就在几周前,Plattner教授还宣布,他计划再次大规模扩建哈索·普拉特纳研究院,并开辟新的专业领域。为此我当然感到非常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