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速搭建、迅速援助

年轻建筑师Sarah Friede设计了一个模块化医院她的理念有可能引发人道主义援助的革命

Sarah Friede 的胡姆斯市模块化医院的设计
Sarah Friede 的胡姆斯市模块化医院的设计 Fachhochschule Lübeck

德国。在被严重摧毁的医院,重伤员只能得到一些应急救助--这是来自战乱和灾害地区特别让人震惊的画面。必须以最快速度让医疗基础设施恢复使用。正是根据这个原则,Sarah Friede在卢卑克应用科技大学撰写毕业论文时设计了一种模块式医院系统。标准化模块,即钢制框架的方块可以组合成任意大小的房间,并且可以叠加好几层。同一模块可以建成手术室、病房或者实验室,管线和插座是预制安装好的。按计划,一座高七楼并有两个U型侧翼的医院样板楼将在叙利亚建成。这个项目是由医学经济学专家Oliver Rentzsch教授推动的。

Friede女士Rentzsch先生,这个项目的背景是什么?

Oliver Rentzsch: “我曾经在叙利亚参加世界卫生组织(WHO)的一项卫生服务现状调查活动。鉴于胡姆斯市医院被摧毁以及其他医院的状况,我们无法回避要修建新的医院,这一点很明确。修建新医院遇到一些问题:必须速度快、价格低、质量高,而且必须在当地进行。因此我找到卢卑克应用科技大学,这个项目就落到Friede女士那里。”

Architektin Sarah Friede
Architektin Sarah Friede Privat

Friede女士,您在这个项目中遇到哪些建筑和文化方面的挑战?

首先我觉得为另外一种文化设计医院很有难度。在校时我们都学习了德国和欧洲医院建造的准则,可是在叙利亚,在有些方面的需求是不一样的,比如他们出生率高得多,还存在性别隔离。此外,危机状况也让医院流程中的优先事项有所不一样。我与一名在卫生系统有亲戚的叙利亚人建立联系,这给我很大的帮助。他为我提供了信息和平面图,并且将阿拉伯语翻译成德语。在设计外立面、房间和内厅时,我尝试加入文化元素。而且,这个医院由叙利亚人自己建造,也让我们获得了最大的接受度。

Sarah Friede这个模块化医院模式是全球共处的里程碑。

教授、医学博士 Oliver Rentzsch说。

Rentzsch先生Sarah Friede的模块化医院对于人道主义援助有怎样的价值?

这是一场小型革命。采用“Friede模式“,我们可以快速提供良好的、与文化相适应的医疗服务,它将具备必需的个性化、可任意调节的大小和灵活的布局。这样可以满足所有人道主义援助的要求。这种设计也是全球共处的里程碑,因为它给我们机会来帮助所有人实现获得医疗服务的基本权利。

医学学者Oliver Rentzsch
医学学者Oliver Rentzsch Privat

何时可以开始建造胡姆斯市新医院?

资金问题还未落实,细节设计也没有结束。不过,叙利亚政府机构愿意落实“Friede模式”。世界卫生组织也已经答应给我们资助。这已经很多了。现在“就只”等出资方的政治决策了。非常确定的是:在人道主义方面没有可替代方案。不管国家利益形势如何,都必须在当地进行援助。

如果各方都放行,落实起来有多快?

如果胡姆斯项目明天获得绿灯,我们可以在2019年初完工。我们前期基本需要一年时间,完全竣工又需要一年。之后在其他地方建类似医院速度就非常快了,因为这种模块式建造方式让以后的工作像一种自动程序,其实施完全掌控在当地负责的政府手中。

这就是我们所理解的紧急援助:一种将德国技术转换成人道主义解决方案的扶助。但是落实和责任必须落脚到当地,只有这样它才是可持续的。我想,其他国家也会接受“Friede模式”,因为它在技术上让人信服。

Friede女士,您有计划将这个模块化模式运用到其他建筑上吗?

现在有想法将这个概念运用到学校建设上去,不过这个想法还没有具体化。现在首先要把这个医院项目设计完成,并建成样板楼。我完全可以想象,将这个思路运用到人道主义援助的其他项目上。

更多信息 : AIHD Modular System

© www.deutschland.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