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世纪”

全球经济的变化及其对于德国的意义:采访经济学家和顾问Hermann Simon(赫尔曼·西蒙)

通快在钣金生产领域的人工智能方案
通快在钣金生产领域的人工智能方案 Fraunhofer IPA

Hermann Simon是一位管理顾问、一位退休的经济学教授。他曾经作为客座教授任教于麻省理工学院、东京庆应大学、斯坦福大学、枫丹白露欧洲工商管理学院、哈佛商学院和伦敦商学院。 1990年,他创造性地提出了隐形冠军这个概念,指的是那些默默无闻却是行业中的世界市场领导者的(德国)公司。他的新书《隐形冠军--中国世纪的新游戏规则》刚刚出版。

Simon先生,在新书的标题中已提中国世纪的新游戏规则所指的是什么?

有新的国民经济和政治游戏规则。在过去十年中,我们经历了相对的全球化。这意味着,全球出口的增速低于全球国民生产总值的增速。在此之前的20年里,情况却有所不同。时全球出口的增速实际上是全球国民生产总值增速的两倍。这种情况的后果是什么呢?出口正在被直接投资所取代。此外,一种国际交流的非物质化正在发生。服务出口,特别是数据出口的增长速度快于整体经济。这意味着必须以完全不同的方式建立全球价值链。

 

你必须为每项活动找到世界上最好的地点。

经济学家和企业顾问Hermann Simon

这对德国意味着什么?

一般来说,你必须为每个活动找到世界上最好的地点。在新冠疫情之前,我会见了近百家中国汽车供应商,几乎所有人都说:我们想来德国生产。这对环境的破坏较小,而且比将货物运往全球各地更容易。几乎所有的中国汽车制造商都已经在德国设立了设计和研发中心,因为在这里显然可以做到最好。反之,对中国而言亦是如此。两家提供采矿技术的德国隐形冠军已将们的经营活动转移到了中国。因为德国已经没有矿业了,但采在中国依然非常重要。另一家德国隐形冠军目前正在扩建其在中国的人工智能能力中心。

 

Hermann Simon schuf den Begriff „Hidden Champions“
Hermann Simon schuf den Begriff „Hidden Champions“ dpa

隐形冠军是一个德国现象。们现在面临怎样的挑战?

是的,隐形冠军是德语区的现象。在德国、奥地利和瑞士,我们计算出每百万居民中就有19隐形冠军。这在其他大国是不存在的。法国、日本或美国的每百万居民中有一个、两个或三个隐形冠军。但是中国现在很重隐形冠军。2月,中国政府动了一项创建一千名隐形冠军的计划。与德国不同的是,们很早就上市,筹集大量资金,并将其投入到快速增长和发中。可以预见的是,中国将涌现出许多新的隐形冠军,这对德国隐形冠军说绝对是一种竞争。

这种情况下,写到一种新的模式,在此模式中欧洲隐形冠军联合成一个商业生态系统,提示:阿斯麦(ASML

是的,商业生态系统正变得越来越重要,因为产品和系统变得越来越复杂,这使得中型企业越来越难以自己完成所有事情。阿斯麦ASML)公司就是这样一个例子。这家荷兰隐形冠军是世界上唯一一家能够使集成电路和微芯片进一步小型化的EUV光刻机制造商。德国制造商通快和蔡司参与了这个生态系统。通快为该系统提供激光器仅这一部件就重达17吨,包含45万个组件;蔡司则提供了高度复杂的光学元件。这表明:在复杂的技术中,未来的竞争将越来越多地发生在这样的生态系统之间。

© www.deutschland.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