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数字世界安全地冲浪

“用户”在网上有多自由 -- 欧盟数据保护基本条例改变了什么?国务部长Dorothee Bär(多罗蒂·贝尔)谈透明度与控制。

国务部长Dorothee Bär
国务部长Dorothee Bär privat

德国。2018年5月25日起,一项新的数据保护法 -- 所谓的“数据保护基本条例”(DSGVO)在欧盟生效。它收紧了企业和政府部门使用与个人相关数据的准则。这个条例一直被认为是典范性的,但目前也受到多方批评。联邦政府数字化专员、国务部长Dorothee Bär(基民盟)在采访中谈数据保护的意义和挑战 -- 如何在不阻碍创新的情况下防止滥用。

国务部长女士,数据保护是一个复杂的问题。我们都希望保护个人信息,但我们也通过提供个人信息获益。有没有办法摆脱这种两难困境?有,提高透明度。如果我能了解谁在什么时候为什么使用我的数据,并且能够选择性地阻止数据使用,我就能把握全局。数据删除权也具有重要意义。

在这个意义上,欧盟新的数据保护法有多重要?
数据保护基本条例在这方面发挥着关键作用。上述各个方面都在其中有所规定。

我不会贴出任何能让别人认出我孩子的照片。这是我的底线。

国务部长Dorothee Bär

这部法律会对德国经济造成什么影响?许多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觉得它过于苛刻。有道理吗?
嗯,这部法律并非从天而降。德国企业会被它们的欧洲邻居羡慕,因为我们早在2017年就已经完成了立法,提前享受到了法律安全性。当然我也理解,企业家并不会把心思都放在数据保护上。因此由内政府继续负责信息工作是件好事。

在您看来这个条例有必要调整吗?德国在这方面究竟有什么活动空间?
现在我们先引入数据安全基本准则,积累经验。数字化不仅仅意味着尝试技术创新,我们在监管方面也涉足全新领域。因此我们已经计划在2020年进行一次全面评估,届时德国就能在天平上放上自己的砝码。

您的一句话被多次引用:德国的数据保护像18世纪时那样。您指的是什么?
在18世纪,德国还不是民族国家,而是一块由大大小小的邦国拼凑起来的版图。不幸的是,过去各个联邦州的数据保护专员也是这样各行其是。在一个联邦州行得通的,在另一个州就可能有问题。这对创新是非常不利的。

德国在数字化方面整体情况如何?哪些方面进展顺利,哪些您认为还需迎头赶上?
在消费领域,我们可能已经落后了,我看不到有德国安卓诞生的希望。但在工业数字化和交通方面,我们还不错。我们现在必须继续保持,并做得更好。在工业领域的前瞻性维护方面,数据保护也不是大问题。

对您个人而言,数据保护意味着什么?您本人也是Instagram等社交媒体的热心用户。
作为政治家,我是一名公众人物,有时候适用不同的规则,从一开始我就清楚这一点。在社交媒体上,我的行为也与此相应。但比如,我不会贴出能让别人认出我孩子的照片,这是我的底线。

Dorothee Bär在推特Instagram上。

© www.deutschland.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