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比锡与众不同

音乐、商贸和教育之城:2015年莱比锡庆祝载入史册1000年。

TommL/Getty Images - Leipzig

莱比锡与众不同,比如,与柏林和德累斯顿不同。商贸和大学城莱比锡与这两个城市在地理上形成一个三角,并与它们有着微妙而密切的关系。莱比锡是萨克森州最大的城市,以55万居民压过州府德累斯顿一头,这令莱比锡人很自豪。莱比锡的人口还在以大约每年1万的速度不断增长。

莱比锡很古老。2015年,这座城市庆祝载入史册1000年。莱比锡很年轻。在市中心就能看出这一点,路上有许多年轻人步行或骑车。这是因为大学的课堂和研究所分布在市中心的各个地方,常常隐藏在19世纪后半叶的建筑里。大学食堂就在市中心的奥古斯特广场。

古代的商路在莱比锡交汇。自此,莱比锡成为一座商贸城市。市中心古老的会展和交易大厅见证了这些。会展早就已经移师到市郊现代化的展馆举行,传统在那里得以延续,莱比锡又稳居德国大型会展城市之列。会展展馆附近还有其他新的生产厂房,宝马和保时捷在这里建厂,并把零部件供应商也吸引过来。莱比锡也是一座汽车城。

但这还不是莱比锡的全部。莱比锡的这种混合背后是一种特别的莱比锡精神。对莱比锡人而言,毫无疑问,最终推动德国统一的和平革命只可能始于莱比锡。1989年10月9日,7万名示威者在莱比锡环路上举行游行,并引发了变革。这一天是莱比锡市民的一个特别重要的纪念日。莱比锡的政治气氛比萨克森州的其他地方更不安分。左翼自治团体每年都会有好几次引人注目,极右翼力量也大喊自己的口号。但2015年初世人所见的莱比锡并非真容。当一群心怀不满的人反对所谓“西方国家伊斯兰化”,反对他们的游行人数始终更多。

当人们想到莱比锡,首先不会想到政治。莱比锡是一个生活和工作的地方。生活包括了音乐。Richard Wagner(理查德·瓦格纳)和Hanns Eisler(汉斯·艾斯勒)在这里出生。Sebastian Bach(塞巴斯蒂安·巴赫)曾在莱比锡从事创作多年,Felix Mendelssohn Bartholdy(费利克斯·门德尔松·巴托尔迪)、Edvard Grieg(爱德华·格里格)、Gustav Mahler(古斯塔夫·马勒)、Clara和Robert Schumann(克拉拉和罗伯特·舒曼)亦是如此。他们都留下了自己的印迹。Sebastian Bach曾领导托马斯合唱团27年。这个有800年传统的合唱团是全世界最古老也可能是最好的童声合唱团之一。每周六可以在托马斯教堂听到他们的歌声。莱比锡布商大厦管弦乐团则与柏林爱乐乐团和德累斯顿国家管弦乐团齐名。

但高雅文化绝非全部。莱比锡的音乐门类众多 -- 古典、新音乐、摇滚、流行、爵士、民谣等等。莱比锡至少有13个乐团。还有音乐节,如每年五旬节举行的莱比锡哥特音乐节(Wave-Gotik-Treffen)会吸引超过2万人参加。莱比锡还有许多独立剧院。不熟悉本地的人可能要一路问询才能找到它们。例如邵宾纳(Schaubühne)剧院就设在一个旧舞厅里,那里汇集了剧院、电影院和酒吧,总是很热闹。老棉纺厂是画家、手工艺人的住所和工作空间,他们能在工作时互相学习,德国重要的当代艺术家Neo Rauch(尼奥·劳赫)的工作室也在这里。

莱比锡也在发生变化。所谓的“守护人之屋”在其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普拉格维茨主干道两边的老楼通常都已如同废墟,有一个社团制定了方案,把它们作为住宅或商业楼宇保留下来。不仅房屋发生了变化,周围的环境也有了改变:这里出现了咖啡馆、商店和平价住房。

对许多外来者而言,莱比锡是一座购物城市。轻轨就停在市中心地下,而市中心面积只有800米见方。在修葺一新的会展大厅中开了许多小商店和精品店。若是看累了,逛累了,可以到开阔的克拉拉-蔡特金公园休息,或坐船去往科斯普德内尔湖,它是毗邻莱比锡南城新湖区的一部分。在过去的褐煤露天开采场建有一个水边的休闲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