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石之地

易北河砂岩山脉奇异的、天然无雕饰的景观令到访者们折服。

subtik_E+ - Elbe Sandstone Mountains

从德累斯顿出发驱车仅半个小时,172号联邦公路的左前方就出现了第一座平顶山丘,它仿佛被削去了山尖。这是一个地标。公路开始蜿蜒,一路向下进入易北河谷。路边,陡峭山坡上的树林越靠越近。我们已到达目的地:萨克森-波西米亚的小瑞士或者说易北河砂岩山脉 -- 在德国的最东端,靠近捷克边境。这两个名称指的是同一处风景,但却给人完全不同的印象。易北河砂岩山脉这个概念显得严肃,又非常繁琐冗长。人们仿佛看到沉重的大石块,它们过去装载在木板车上,如今装载在卡车上,被运到州府德累斯顿,正是它们令这座城市光彩照人。山脉被简化为组成它们的物质 -- 砂岩。相反,“萨克森小瑞士”这个名字呈现出另一种视角 -- 一种生活感触。这个名称源于两位瑞士风景画家,除了家乡,他们还从未在别处发现过这么多充满画意的角落和素材。

 

从地质历史上看,这片景观形成于很久以前。数百万年前,在白垩纪,这片地区还在水下。直至今日,仍然能看到这些痕迹。河水侵蚀、冲刷着岩石,使它们拥有怪异的形状。岩柱有时也被称为“针”,是这一地区别具特色的景观。随着光影以及风和气候的变幻,这些岩石的形态变化万千,在观察者的脑海中不断形成新的图景。一本旅行指南称之为“石头的童话”。它指的就是那些已经流传着许多传说的神秘之地,如乌特瓦尔特石门。据说魔鬼从背后向一个虔诚的人扔出一块巨石。两个天使迅速地把两座石墙推拢过来,挡住巨石。如今那块巨石还在那里,向徒步者们讲述着天使的故事。萨克森小瑞士的各种故事中蕴含着亘古不变的生活寓意。

 

200年来,自浪漫主义时期始,就是自然吸引着人们来到萨克森小瑞士。当时是德累斯顿艺术学院的学生们,他们来这里寻找绘画素材。他们走过的路 -- 画家之路 -- 如今已被重建,成为一条长达112公里的主要游览路线。它借助浪漫主义时期的著名画作,如Caspar David Friedrich(卡斯帕·大卫·弗里德里希)《Wanderer über dem Nebelmeer》(《云海上的旅人》),引领徒步旅行者们穿越这片地区。观景者成为艺术作品的一部分。

 

路径本身就是目的地,并且在某些地方成为挑战。在这里,双脚是最好的行进工具。这里有标记的徒步路线总长达1200公里。它们大多位于易北河右岸,萨克森小瑞士国家公园在这里越过难以察觉的边境线,进入波西米亚小瑞士。众多徒步路线带人们进入自然,穿过自然,这里的自然已重新接近其原始森林的本色。如今,这里的大部分地区已任由自然恣意发展,但在另一些地方,还需人类协助 -- 人们砍伐掉原本不属于这里的树木。原生于这里的动物也回来了,游隼和鲑鱼重又在这里生活。猞猁也在这里落户,生物学家们甚至已经在易北河砂岩山脉的边缘发现了狼。

 

但是历经漫长的定居历史,人类还是留下了痕迹。醒目的国王岩堡垒高高耸立在易北河和棱堡上方不远处,在它的年代,它是坚不可摧的。如今,它吸引着大量游人前来。教堂是沉默的历史证人,它们见证了1000年的人类历史。越深入,能体验的也就越多。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的计划、自己的景点。还有各种活动,如:拉腾岩石舞台上的戏剧,以及易北河砂岩体验世界。对于铁路爱好者,这里有数条开蒸汽机车的窄轨铁路。甚至还有驶往基尔尼茨希塔尔的有轨电车。如果把这一切都列出来,可能会减少发现的乐趣。但有一点必须提及:攀岩。萨克森小瑞士的岩石仿佛有魔力,吸引人们攀登。孩子们为了不惹恼父母,在较低的岩石上尝试攀登,而年轻人则勇敢地攀上高处。

 

有人说,攀岩就诞生于萨克森小瑞士。这可能不对,因为其他岩石也可能会让人想起来要去攀爬,但大约100年前,攀岩规则正是在这里制定的,如今它对徒手攀登仍然有效:技术辅助装备只允许用于保障安全,攀登只能用手和脚。并非所有岩柱都允许攀登,但有21000条攀岩路线通往1100个允许攀登的峰顶。可能性非常多,但有些路线有时还是会出现拥堵。

 

萨克森-波西米亚小瑞士并不大,它的核心区域,即被标为国家公园部分,占地仅160平方公里,而易北河砂岩山脉的总面积为700平方公里。从德累斯顿出发,也就是说从萨克森的任何地方出发,都能简便、快捷地到达那里 -- 坐汽车、火车、船或者骑车。在目的地,每个人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