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和医学方面都很有意思”

她见证一个新生命的开始Ulrike Posselt谈及助产士的培训和日常生活。

Ulrike Posselt在柏林作为自由职业者从事助产士工作。
Ulrike Posselt在柏林作为自由职业者从事助产士工作。 Stephan Pramme

说到我的工作,大多数人想到的是在产房和产妇进行呼吸训练以及协助生产。其实,助产士工作任务的范围比这大得多。我高中毕业考试后想从事医疗方面的工作,这个职业的工作比较自主。三年的助产士培训毕业后,我在一所大学医院当了多年的助产士。之后我去了澳大利亚,因为我想了解世界!在悉尼我在一家产院当助产士。我喜欢这份给女性带来善意的工作,这在人性上和医学方面都很有意思。而且我在澳大利亚还顺带圆了一个旧梦,在大学学习了三年表演。

作为自由职业的助产士还必须是名经理人

助产士Ulrike Posselt

我回到德国后在一家公司当租借助产士,就是在特定时间租借给医院的助产士。那个时候我很清楚自己不想受雇于某一家医院,因为产房轮班制中的夜班太辛苦,而且人手往往不够。不过作为自由职业的助产士,我还必须是名经理人,要自己算账和处理不断增多的行政事务,包括所有工作步骤的文字记录。

对孕妇进行家访:肚子里的宝宝还好吗?
对孕妇进行家访:肚子里的宝宝还好吗? Stephan Pramme

几年前我开始成为一个助产士诊所团队的一员,讲授生产预备和产后康复方面的课程,跟踪孕期和产褥期中女性及其伴侣的情况。不过这不断激励我继续向前。我完成了助产学专业的本科学业,现在我能接着上硕士课程,还可转方向。我认为,未来的助产士必须完成本科学业,这是很有必要的,这样,我们这一行在德国就有发展前景,在国际上也能一如既往地获得认可。

Ulrike Posselt作为讲师传授自己的知识:将来她将给助产士学员讲授病理学和诊断学课程。
Ulrike Posselt作为讲师传授自己的知识:将来她将给助产士学员讲授病理学和诊断学课程。
Stephan Pramme

助产士有哪些任务

助产士(Hebammen-- 这一行的男性被称为“分娩护理人员” -- 跟踪孕妇情况,讲授生产预备课程,协助分娩,并在产褥期内为新生儿的妈妈提供帮助。

助产士在哪里工作

助产士可以是医院的雇员或者自由职业,也可以在医院或产院当协作助产士。产院是除了在医院分娩之外的另一种选择。

助产士接受怎样的培训?

目前助产士培训是在医院附属的助产士学校学习三年。除了理论,学员们在产房、产后病房或儿童医院、手术室积累实践经验。2020年起将过渡到本科学制,因此助产士学员需要高中毕业或者具有应用科技大学的入学资格。

记录Nicole Sagener

© www.deutschland.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