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人的时刻

通往面向所有人的婚姻的漫漫长路:两位女性讲述,终于拥有已婚伴侣的全部权利,对她们意味着什么。

面向所有人的婚姻:经过17年的等待,Marion和Undine Maria Eggers终于等来了这一刻。
经过17年的等待,Marion和Undine Maria Eggers终于等来了这一刻。

德国。在金碧辉煌的汉堡市政厅进行新婚的初吻,对Marion Eggers和她妻子Undine Maria 而言是一个动人时刻。这已经是她们第三次说出“我愿意”了。“三次结婚,三次都与同一位妻子,但每次的感受都不同”,57岁的瑜伽教练Marion说。毕竟,每次说出“我愿意”,都是在德国通往同性伴侣婚姻得到同等法律地位的漫漫长路中向前迈出的一步。

通往面向所有人的婚姻的三步

两位女士走出第一步是在2000年。她们利用了当时被称为“汉堡婚姻”的新规则:同性伴侣可以在民政局伴侣关系簿上登记。虽然没有法律上的意义,却有感情和象征上的意义。2001年国家规定了“登记的生活伴侣”的许多义务,但给予他们的权利却很少。这种特殊情况被称为“同性婚姻”。而MarionUndine Maria Eggers在这第三次说出“我愿意”,则更是充满幸福和欢欣。因为从2017101日起,她们的婚姻是真正的婚姻了。

庸俗的权利

6月30日起,立法者终于不再对任何人群设置例外,对此联邦议院的大多数议员做出了决议。如今《德国民法典》第1353条写着:“婚姻由异性或同性的二人缔结为终身伴侣。”

难以接受这一决议的不仅是固守传统的人们。例如,女作家Silke Burmester就在《南德意志报》上惊呼,恰恰是那些被视为反市民传统的人群,如今在为可以自由进入婚姻殿堂而欢腾。但是,这位专栏作者问道:“为什么同性恋就该比异性恋更难适应?”尤其是要先获得婚姻的法定权利,才能以“庸俗”的理由拒绝它。或者利用这样一个机会,在国家机关缔结彼此间的联系,获得全部的义务和权利,其中也包括收养子女的权利。

结婚时的情侣装

也正因为此,Marion和Undine Maria Eggers在结婚时穿上了同款服装。“我们希望与第一次不同,当时我们穿了颜色相反的衣服,一个穿深色裤子白色衬衫,一个穿白色裤子深色衬衫。这回我们希望再发出一个信号。”这个信号代表爱是一切,代表了白头偕老、共担责任的愿望。而如今也是以国家的名义。

© www.deutschland.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