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怀感激的两周

成千上万的德国人接纳了来自乌克兰的战争难民 -- 我们采访了其中的一位。

Sabine Nietmann(左)、Svitlana Shevchenko和Anzhelika Olefirenko。
Sabine Nietmann(左)、Svitlana Shevchenko和Anzhelika Olefirenko。 Rolf Oeser

空姐Sabine Nietmann回到家时,公寓里弥漫着美食的香气。一锅满满牛肉的罗宋汤已经炖好,猪油面包和小黄瓜,或是加了黄油和盐的煮麦粒,都是经典乌克兰菜肴。她收留的为躲避乌克兰战争而逃离基辅的客人以此表达感激之情。然而Nietmann是素食主义者,她只得英语法语混用同时打着手势,友好地告诉客人,很遗憾,她根本不吃肉,这也是一种小小的文化冲击了。

3月初,Nietmann在自己在美因河畔法兰克福的80平方米的公寓里收留了50岁的教师Anzhelika Olefirenko和她的母亲、基辅国家舞蹈学院的常务院长、71岁的Svitlana Shevchenko。乌克兰战事一起,她就在"Elinor"注了册,这是为乌克兰难民寻找个人收留者的诸多网络之一。她的书房里拉开沙发可供二人住宿。她刚刚登记上,就接到一个熟人的问询。居住在德国的芭蕾舞教师Daria Olefirenko的母亲和祖母从基辅赶来,急需睡觉的地方,而Daria的公寓太小,住不下。

那里的的无助感是如此巨大。

Sabine Nietmann

34岁的Nietmann立即同意了。"从战争爆发开始,我就确定了自己想要提供帮助。" 她先是捐款捐物。"那里的无助感是如此巨大,如果坐在电视前,看到那些可怕的战争场面和成群的难民的话。" 两位女士冒险逃离基辅五天后,在Daria的迷你小屋度过了第一个夜晚,第二天下午来到Sabine Nietmann家。她第二天要飞往南非,离开五天,所以她们暂时拥有了完全属于自己的公寓。她走之前还迅速接好了互联网,因为目前对难民来说最重要的事正是与家乡、朋友和亲人保持联系。Anzhelika的丈夫56岁,他留在了乌克兰西部;他想作为一名有从军经验的工程师支持自己的国家。"我们只希望他能活下来,"女士们说。她们坐在法兰克福铺着桌布的咖啡桌前,一边说一边流泪。

我们往往只是拥抱在一起",Sabine Nietmann说。
我们往往只是拥抱在一起",Sabine Nietmann说。 Rolf Oeser

"在这个困难时期,Sabine给了我们一个可以依靠的肩膀",芭蕾舞教师Daria Olefirenko翻译道。她在手机上追踪着母亲和祖母的逃难情况,把自己在网上看到的建议转给她们,在社交网络上辗转寻找好友的好友帮她们搭车或寻找过夜的地方。她因为害怕和紧张病倒了,担心到一时无法工作。"我简直无法喘息",这位曾就职立陶宛国家芭蕾舞团并为莫斯科大剧院编舞的专业舞蹈家和编导解释说。她是两年前来德国的,因为男朋友住在这边。

最重要的是,我们再也听不到枪声了。

Anzhelika Olefirenko

Sabine Nietmann还帮助办理官方手续。"令我感到惊喜的是,那里的办事员热心、殷勤而友善,和人们常说的完全不一样。" 一位办事员甚至对她出手相助表示感谢。"情况越是糟糕,就越处处透露出美好的人情味。"她说,自己和客人们无须聊太多,"我们常常是抱头痛哭",因为每天两次与她们同看新闻,一打开电视,死亡和破坏的画面就侵入了这个临时的合租公寓。"起初我还问要不要打开,但她们希望看到一切。" Nietmann的公寓位于一条主干道边,车来车往,还有有轨电车途经,噪音刺耳。女主人最初曾问她们是否需要耳塞和睡眠眼罩,得到的回答令人伤心:"最重要的是,我们再也听不到枪声了。"

一声道谢,同时也是一个提醒 -- 乌克兰的国旗色。
一声道谢,同时也是一个提醒 -- 乌克兰的国旗色。 Rolf Oeser

说起逃亡的艰难,两位女士仍然心有余悸:先是开车,但道路堵塞无法前行,而后等待了12个小时,终于等到离开基辅的火车,但火车早已挤满了人。她们乘车、坐大巴,又靠着友善的志愿者用私家车捎了她们一段长路,穿过波兰奔向捷克共和国。她们从布拉格来到德累斯顿,再从那里来到法兰克福。她们至今仍难以入眠。但德国人的古道热肠征服了她们。

Daria的一个舞蹈学生找到一位熟人,她拥有一间带家具的空房子,并把租金降到了她们的承受范围之内。她们现在几乎无法相信自己的幸运,人们纷纷捐赠餐具器皿、衣服织物。而她们只带了一天的换洗衣服和证件。无论是在逃亡路上还是在法兰克福,她们所经历的都是满满的善意和帮助,两个人都反复不断地表达着自己的感激。在战争和灾难中,人与人之间的爱才是真正重要的,Daria说。

Daria Olefirenko在Sabine Nietmann家看望她的祖母和母亲。
Daria Olefirenko在Sabine Nietmann家看望她的祖母和母亲。
Rolf Oeser

目前乌克兰约有300万难民,而且人数每天都在增加。截至3月中旬,大约有15万人抵达德国。那些没有运气在亲戚、朋友或热心人那里找到住处的人,都被暂时安置在学校体育馆和其它大厅里,这些场所都由当地政府利用居民提供的帆布床、毛毯和救济品迅速搭建而成。私人网络里都是提供帮助的信息。两位女士搬出去住以后,Sabine Nietmann想先好好休整两周,而后收留新的难民。

© www.deutschland.de

You would like to receive regular information about Germany? Subscrib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