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下万岁

寻找本色:为小城市辩护

picture-alliance

我还是开门见山的好:我在一座小城市长大。在这个地方,当年我第一次抽烟,在城市的主马路一头还来不及掐灭它,就被我妈发现了。那时我想,乡下绝对糟透了。不光因为我偷偷抽烟后被罚呆在家里,还因为人们在乡下,是在大城市以外的另一个世界里生活,永久远离大都市无可匹敌的优势:文化多样性、创意、魅力、快节奏的生活及其活力。过去,人们总以为,柏林、汉堡、慕尼黑、法兰克福和科隆总是热闹非凡,而生活在乡下不仅地处偏僻,精神上也处于边缘。

在乡下,小狗被埋在那里,屋前院子里的一个车棚也被视为建筑亮点,每周合唱团的排练就构成了一种纵情的夜生活,而且只有一个充分的理由让人们在周六晚上不看电视。不,不是因为有超酷的青年戏剧导演的最新演出,而是因为停电或者充其量是著名歌手霍华德·卡本达在当地的市政大厅演出。简单地说:人们长久以来总认为,乡下是小市民的中心,德国人自己也不能忍受这一点。乡下人在卡布奇诺咖啡上喷罐装奶油,色拉里浇酸奶酱。当然,在那里,的确没有地方能买到阿贝罗气泡酒或者雨果(Hugo)品牌的商品,这些在全球都是有流行意识的城里人的标志。

谣言就是这样的,它被完全不了解小城镇和乡村且满脑子偏见的人传播开来。事实上,乡下完全不是这样,它是这个国家的中心和主角,是地道的德国。毕竟有三分之二的人居住在乡下,比如在奥尔多夫或者瓦登巴赫这样的乡村,伦纳罗德或者欧博库默林这样的小城市,或者在中等城市如卡塞尔、比勒菲尔德、科特布斯或海尔布隆。而且,它们并不处于知识和文化的沙漠之中。恰恰相反。德国大约有80个歌剧团——几乎和全世界其他地方歌剧团的总数相当——它们不全在慕尼黑或者柏林,而往往是较小的歌剧团,敢于尝试,不担心受到观众人数流失的惩罚。德国伟大的文化人的诞生地很好地证明了,小地方能给大人物带来灵感。例如,莫里克来自克莱文舒尔茨巴赫,荷尔德林来自内卡河畔的豪芬,托马斯·曼来自卢卑克,奥斯卡·玛丽亚·格拉夫来自施塔恩贝格湖畔的贝尔克。

此外,奥斯卡·玛丽亚·格拉夫这个巴伐利亚的老古董也曾推荐人们去乡下:“世界只有变得很乡下,才有人情味。”因为乡下还具有不会被混淆的面孔。大都市努力变得千篇一律,它们努力建造巨大的步行区,可行人在其中根本不晓得自己身处法兰克福、科隆还是斯图加特。相反,乡下有自己的味道和显著特征,保留了它的独特之处。这是德国的真正优势,是德国文化和社会的指印。谁想走近这个国家,那么去奥尔多夫或者瓦登巴赫,去明斯特或者奥格斯堡就对了。德国的乡下早就不是糟透的地方,至少非常值得去那里旅游,甚至越来越值得定居。当然,对于那些想偷偷抽支烟的未成年人而言,是不值得推荐的。

康斯坦茨·克莱斯,记者、专栏作家、成功的书作家,在小城市长大。她现在在美因河畔法兰克福生活、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