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是一个艺术画廊”

新开馆的当代城市艺术博物馆的艺术馆长Yasha Young是如何改变柏林街道的。

柏林当代城市艺术博物馆
柏林当代城市艺术博物馆 GRAFT

Young女士,2017年9月16日,当代城市艺术博物馆在柏林开馆。这表明“抗议艺术”因此已成为主流了吗?

您所说的“抗议艺术”早已经落脚画廊和博物馆。当代城市艺术博物馆不是第一个在室内展示都市艺术的地方。艺术家也不仅仅对在开放空间展示其艺术品感兴趣,而是多年来就已经为“室内”创作艺术作品并在画廊展出。我们想通过当代城市艺术博物馆完整地展现其他城区对艺术的搜集、保存、研究以及实现的博物馆理念。通过该博物馆,城市艺术获得了记忆,这就是我们的特点:赏识并记录尚年轻的艺术形式。

2013年以来,您邀请国际艺术家来到柏林,让他们设计建筑外立面、墙面和橱窗。柏林会变成一个艺术画廊吗?现在在柏林大街上能看到什么?

对,柏林绝对是一个艺术画廊。当代城市艺术博物馆与不同艺术家合作已经实现了25多项“一堵墙项目”。比如最近与Ricky Lee Gordon合作在兰德贝格大道121号的项目、与Nicholás Sanchez aka Alfafa在莫姆森大街40号的项目以及与Deih XLF在施威特大街34号的项目。当代城市艺术博物馆的外立面也总是不断重新设计。这样,本来源自于大街的艺术也能继续在博物馆以外的公共空间实现并保持生机。不过除了当代城市艺术博物馆的项目,在城市里还可以看到很多很棒的艺术作品。

柏林在国际上代表着创新和创意。

当代城市艺术博物馆馆长Yasha Young说。

您和很多国际艺术家合作过。柏林有哪些吸引力?柏林在国际城市艺术界的定位如何?

柏林在统一后的一段时间内因为大量的空地和闲置建筑而对国际街头艺术家具有强大吸引力,如今它已成为世界上画廊和博物馆以外立足于公共空间的重要艺术处所之一。城市艺术就是城市文化的一部分,代表典型的柏林人热爱的、吸引参观者的生活感受。柏林在国际上代表着创新和创意,为艺术家“生活”提供机会。这里由于生活和工作着各类艺术家,所以就成了非常活跃的国际社区。

艺术家被视为独行侠,也因为他们部分非法和匿名工作。当代城市艺术博物馆希望将他们聚拢并联网。如何做到这点?

我不会说,艺术家是独行侠。每个领域的所有艺术家为了代表各自利益,都必须在业界内相互联网。有很多由多位艺术家组成的艺术团体,比如XLF成员,Herakut双人组合或者1UP成员,他们的成员有30多名。我自己在业界担任二十多年的策展人,因此我自然和很多艺术家有很好的联系。

您认为博物馆的开馆是您工作的结束还是新起点?

博物馆开馆后,当代城市艺术获得促进的潜力增大。最近四年,我们做了非常艰苦的筹备工作。有了这家博物馆,我们可以在全世界上为柏林当代城市艺术树立一个重要的风向标,现在必须不断扩大其影响。

您迄今最心爱的项目是哪一个,您还想做些什么?

我很愿意与高校一起开设新的专业,2018年启动首都项目,还想扩展网络。我还计划与我的团队一起将所做的项目进一步归档,与其他机构如洪堡论坛合作。目的是想古今结合,共同学习,相互学习,把博物馆重新变成所有人都可接受教育的地方。

在这过程中,重要的是将人融入其历史,还有共同的参与,对年轻人立场的理解和促进。在举办所有的活动中,在一座二十一世纪国际化城市中,必须要有全球思维。

记者:Martin Orth

© www.deutschland.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