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对涂鸦趋之若鹜

柏林出现了一家涂鸦博物馆,研究人员建立起涂鸦数据库,企业踏破了那些艺术家的“窝棚”的门槛。

farbkombinat/fotolia - Graffiti

20世纪80年代,“苏黎世喷绘家”Harald Nägeli(哈拉尔·内格里)因为在公共场所的墙上画他的简笔小人而进了监狱。如今,苏黎世市承认他的作品“有保护价值”。人们现在对这种新艺术表示出极大的崇敬,以至于把个别作品用有机玻璃保护起来,或从墙上锯下来到艺术品拍卖会上进行拍卖。英国街头艺术家Banksy(班克斯)的创意作品就是如此。

一家展示城市当代艺术的博物馆

在德国,涂鸦也越来越受到认可。2017年夏,德国首家街头艺术博物馆将在柏林揭幕,即所谓的城市当代艺术博物馆。目前,人们正在为此对舍恩贝格区一栋帝国建国时期的别墅进行改建。这是一项真正的挑战,因为“真正的展出场地是这座城市”,承担该项目的戈拉夫特(Graft)建筑事务所的Thomas Willemeit(托马斯·维勒梅特)说。但戈拉夫特事务所具有先锋精神的建筑师们——媒体曾把他们称为“建筑界的流行明星”——已经完成了与众不同的任务。

涂鸦数据库

与此同时,著名的卡尔斯鲁厄理工学院(KIT)和帕德博恩大学的科学家们将启动一个涂鸦数字化项目,将德国全国数十万件作品录入数据库。“德国涂鸦信息系统”简称InGriD,德国研究基金会将在未来三年为该项目提供约85万欧元的资金支持。目的是:对其长期的发展和变化进行观察,并对它们的画面美学、特殊的字体(画面)性、语法性、在城市的空间位置以及它们的社会作用和意义展开学术研究。

受欢迎的艺术家

创作者们也受益于这个趋势。几年前,他们还只能缩在肮脏的角落,如今大公司真是踏破了他们陋室的门槛。Marcus Dörr(马库斯·多尔)是早在1997年就创办于奥芬巴赫的涂鸦经纪公司“artmos4”的总裁,他接到的订单来自欧洲各地的汽车生产商、能源供应商以及房地产公司。他们甚至为莫斯科、中国香港和中国大陆的歌德学院喷绘涂鸦作品。

© www.deutschland.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