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和平而研究

科学研究如何为和平做贡献?一位专家谈当前冲突与新的研究机会。

用积木搭起的和平标志:必须通过努力方能获得和平。
用积木搭起的和平标志:必须通过努力方能获得和平。 dpa

德国。“政界在寻求答案”,德国和平研究基金会理事会主席Ulrich Schneckener解释他的科学研究如何发挥影响。

Schneckener教授先生,和平研究当前是否特别热门?

可以这么说。“反恐战争”作为2001年911恐怖袭击事件后给出的回答,如今已经被证明为一种错误的安全政策范式。它导致了更多的暴力与战争,以及国内国际秩序的多重损害。如今政界与社会更希望和平与冲突研究能拿出替代解决方案。

和平首先得由一个国家的社会经过争辩方能获得。

和平学者Ulrich Schneckener

哪些是焦点议题?

战后社会通过国际干预相对更容易转入社会市场经济的民主制度,这种想法是不切实际的。和平首先得由相关国家的社会经过争辩方能获得。例如德国和平研究界有许多关于建设和平和民间处理冲突的论文,后者是一种介于冲突管理和冲突解决之间的方案。

Ulrich Schneckener:“出现了贴近实践的机构。”
Ulrich Schneckener:“出现了贴近实践的机构。” krischerfotografie

这种科学研究向政治行为的转化会成功吗?

恰恰是在冲突处理领域,人们最近做了不少事,从预防与调解到公民社会的加强。贴近实践的机构出现了,例如国际和平任务执行中心(ZIF)。作为“回顾2014 -- 继续思考外交政策”进程的成果,德国外交部设立了“危机预防、稳定、冲突后关怀与人道救助”部门,所有这些概念都是在和平与冲突研究中形成的。政府还在寻求维护社会内部和平的方案。地区战争的影响也早已来到我们身边。对恐怖主义的惧怕和对难民融入的担忧在德国也两极分化,影响到社会的团结。

在德国什么地方可以学习和平研究专业?

过去几年里出现了若干、也有英语授课的和平与冲突研究方向的硕士专业、教席和研究所。德国高校正在以比10年前大得多的规模培训专家,使他们可以在实际的和平工作中运用这些知识,例如在国际组织、国家机构或非政府组织中。高校外科研机构是德国的一大特色,例如黑森和平与冲突研究基金会(HSFK汉堡和平研究与安全政策研究所(IFSH或是波恩国际军事设施向民用转化研究中心(BICC。这一领域有很大的科研潜力,其中也包括向政治与社会传授知识。

访谈:Johannes Göbel

© www.deutschland.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