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标是民众的安全

必须为新的国家安全战略放弃自由吗?和平研究专家Christopher Daase给出答案。

Christopher Dasse, 法兰克福和平研究专家
Christopher Dasse, 法兰克福和平研究专家 Geisler-Fotopress/Kern

教授,国家安全战略应该为谁创造安全?
在民主国家,安全战略关乎的最终都是公民的安全,即要保障他们自主且有尊严地生活的自由。但要保障这一自由,各个社会和国家机构均必须发挥其作用。故而,安全问题常被理解为国家安全问题,包括领土的完整和政治自决等。但归根结底,国家安全始终是为民众安全服务的。安全也不仅限于国界的安全,除了保障自己切身利益之外,民主国家(及其社会)还要对危难中民众的福祉负一定的责任。

那国家安全战略应防范哪些危险?
国家、社会和人类安全受到各种危险的威胁,例如战争与冲突、经济危机、环境破坏和气候变化等。安全政策面临的最大挑战是要确定优先级,并尽可能在不增加其它风险的前提下降低危险系数。但政府经常也得做出一些权衡,例如当前必须采取削减福利(即削减经济安全)以支持联盟政治的防御(即支持军事安全)的做法。

安全并不只限制自由,它也能赋予自由!

Christopher Daase,和平研究专家

必须如何制定新的国防安全政策?
未来国防安全政策将会更注重军事防御和军事威慑。因为,俄乌战争已永久地破坏了欧洲的和平与安全架构,包括经济和社会关系也受到其影响:未来将要进行“有控制地脱钩”,这样德国才能摆脱单方面的依赖(例如能源政策)。但同时重要的是,安全政策不能完全转向对抗,而要将合作型的安全政策模式视作长期目标。为此,现在就可以提出想法,如何将计划中的军备升级纳入军控政策中去,以免进入新一轮的军备竞赛。

在柏林递交2022年度和平鉴定报告:Christopher Daase, Ursula Schröder, Conrad Schetter和Tobias Debiel在联邦新闻发布会上
在柏林递交2022年度和平鉴定报告:Christopher Daase, Ursula Schröder, Conrad Schetter和Tobias Debiel在联邦新闻发布会上
Geisler-Fotopress/Kern

我们必须为安全放弃多少自由?
传统而言,人们觉得安全总会以牺牲自由为代价:警察可以为了捉贼而搜查房屋;军队可以为了保卫国家而征召士兵;国家可以为了改善军队装备而提高税收等。但若将公民的安全放在第一位,就不会限制自由,而是优先保障自由 -- 即自主且有尊严地生活。安全并不仅仅限制自由,它也能赋予自由!这意味着社会必须自己决定 -- 不管是通过选举还是通过参与政治话语 -- 哪种国家安全政策适合哪种社会自由。

 


Christopher Daase教授是莱布尼茨研究所黑森州和平与冲突研究基金会(HSFK)| 法兰克福和平研究会(PRIF)理事会的副执行理事,他任教于法兰克福歌德大学。

© www.deutschland.de 

You would like to receive regular information about Germany? Subscribe here: